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绿灯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警探组】安卓会梦见仿生汉克吗

齐次:

安卓Hank/人类Connor,(伪)身份互换设定,弱智脑洞一发完_(:з」∠)_




====




Jimmy’s bar.


酒吧门上贴着“严禁仿生人入内”的告示牌,康纳盯着它看了几秒钟,推门而入。他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吧台自斟自饮的灰发男人。


“汉克·安德森副队长。”康纳说。


灰发男人头也不抬,只是盯着自己的酒杯。


见康纳向灰发男人打招呼,酒保顿时露出夸张的如释重负表情:“先生,请你快把你的仿生人领走吧!我们店里不允许仿生人进入,但我劝不走他——”


话还没说完,灰发男人哼了一声,往桌面上丢了一卷钞票。酒保立刻噤声,接过钞票卷溜到了一边。


“副队长。我在警局没有找到你,就冒昧使用CyberLife追踪程序查询了你的定位。我们需要一同调查一起案件,凶杀案,CyberLife希望我能与你成为搭档。”


汉克表情漠然,抬眼瞥了康纳一眼。


“你就是那个刚毕业的小鬼?叫……康纳?”


康纳一愣,点了点头,“是的。不过,我不知道我的毕业年份是否与案件有关……”


汉克短促地笑了一声。


“小鬼,我不与人类合作调查。”


说出这句话时,灰发男人额角的LED灯环维持着蓝色——仿生人竟毫不迟疑地违背了警局的直接命令。


“这一次情况特殊,我需要你的帮助,副队长。”


无论康纳再说什么,汉克都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似乎并不打算理会他。


康纳有些犯难。


他的确刚从学院毕业,这甚至是他第一次来到酒吧这样的、拥有年龄限制的店铺。音乐、暧昧的光线、酒精气息已令他足够不自在了,而他的准搭档却还在他的面前自顾自喝着酒。


——天知道这个仿生人为什么会这样沉迷酒精。


康纳知道酒保正躲在角落看戏。不,不仅仅是酒保,整个屋子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汉克与他的身上。他不能容许自己无功而返。


他摸摸口袋,也掏出了一张纸钞。“副队长,我请你喝一杯酒,喝完你就去工作,怎么样?”见汉克并没有表示反对,康纳挥挥手:“酒保,同样的酒再来一杯。”


汉克慢吞吞地抬起头,看了康纳一眼。


而酒保则没有接过康纳的钱。他大笑着向汉克摊开一只手:“喂,你输了,汉克。”


“操。”


汉克骂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十美元。


酒保笑嘻嘻地向康纳解释:“在你来之前,我和汉克打了个赌,赌你会不会一怒之下把汉克的酒倒在地上、会不会‘命令’汉克遵从你的指示。”


康纳眨了眨眼,哦了一声。


酒保又说:“汉克已经赢了我三次了——在你之前,他的三位‘前任搭档’都来过这里,同样的赌约,我还一次都没赢过。真是多谢你了,小男孩——我觉得我得请你一杯酒!”说完,他真的转过身,为康纳调了一杯与汉克一模一样的酒。


康纳盯着递到眼前的酒杯,觉得更犯难了。


他不嗜酒,而汉克钟情的这一类型似乎酒精浓度颇高,他不确定自己喝下之后,是否能以正常状态查案。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身旁伸来一只手。“吉姆,可不能劝小鬼喝酒。”汉克拿过了他的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抹了抹嘴,问:“咱们的案子是什么?谋杀?”


 


汉克·安德森副队长,CyberLife第一位投入使用的警用型原型机,协助警局破获多起要案,生活习惯恶劣,好独处,厌恶与人类搭档。


却在昨天夜里被一名刚毕业的小警察从酒吧里劝了出来,深夜前往案发现场收集证据,甚至与那小警察一同逮捕了嫌疑人。


康纳再一次走进警局大厅时,觉得旁人看向他的目光都不太对劲。


队长办公室内进行着争吵。汉克站在办公桌的一侧,情绪激动,双手不停地比划,似乎想要向福勒队长说明什么。刚走进办公区的康纳自然也被争吵吸引了目光。作为搭档,康纳觉得自己应该对于仿生人汉克多加关怀,于是他快步走到了办公室门口。


汉克的咆哮从门缝里传了出来:“他能懂什么调查!你明明知道,安排那个小鬼给我做搭档,完全是在降低我的工作效率,杰弗瑞,我拜托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康纳一愣,迟疑地收回手,默默离开。


他在汉克办公桌对面的空椅子上乖乖坐好,本以为还需要等待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没想到汉克却很快就从队长办公室内出来了。他径直走到了康纳的面前,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


康纳只好主动问:“咱们还……是搭档么?”


“少废话了,”汉克不耐烦地挥手,“仿生人相关的资料已经传到你面前的电脑里,两百四十三件档案,你恐怕得花一上午才能看完。”


 


在搭档侦破了两个案子之后,康纳深刻了解了汉克对于酒、汉堡与甜甜圈的狂热迷恋。


他倒是早就习惯了此人不同于寻常仿生人的诸多习性,因此,当他清晨前往警局工作,在路边的甜甜圈摊位看到熟悉的背影时,内心竟没有感到丝毫讶异。


“对不起,我们不能直接销售货品给仿生人,请你的主人亲自下单。”


柜台内的仿生人营业员干脆地拒绝了汉克。


或许是早餐吃不到甜甜圈的打击实在太大,直到汉克黯然离开,他都没有发现站在他身后的康纳——这或许是个增进他与仿生人之间关系的好机会。康纳凑到了摊位前,打量起排列整齐的甜甜圈。


他揣着一盒甜甜圈追上了汉克。


“早安,副队长。”


汉克瞟了他一眼,视线落在了那盒甜甜圈上。康纳将包装盒递给他,僵硬地笑了笑,“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吃?”


“小鬼,你这是在贿赂?”


汉克虽然口中这样说着,却毫不犹豫地拿起一只甜甜圈塞进嘴里,额角处的圆环开心地闪烁着浅蓝色。


康纳想,圆环的颜色像极了他眼瞳中澄澈的蓝。


 


底特律警署内,总有一些人看不惯康纳的言行,而康纳自己也对此事一清二楚——至少盖文队长显然是其中一员,并且他本人丝毫不打算掩饰。


“弄杯咖啡给我,蠢蛋。”


恰好站在咖啡机旁的康纳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装作没听见。


“康纳,倒是早在学院里就听过这个名字——心理辅导治不好的daddy issue,这次倒在警局找了你的塑胶人daddy……”


不知是谁将康纳一把推到旁边,粗暴地拽下一个咖啡杯,重重摁下启动键。汉克举着盛满的咖啡杯转过身,冷森森地一笑:“他妈的,是谁要咖啡?”


康纳看了盖文一眼,没说话。


一杯黑咖啡毫不犹豫地浇到了盖文脸上。


“算我请你的。”


汉克轻描淡写地拍拍手,将空咖啡杯丢进可回收垃圾桶。


他的LED灯环开心地闪烁蓝色,康纳看得一清二楚。


 


下班后,康纳被汉克带到了Jimmy’sbar。


“喝什么?我付钱。”


康纳抱歉地笑了笑,“多谢好意,汉克,不过我不喝酒。”


汉克笑了一声,嘟囔:“他妈的,果然还是个小鬼……”酒保为汉克倒上酒,笑着端给康纳一杯橙汁。


康纳捧着橙汁,感觉汉克正以审度的目光扫视着自己——警探式的审视目光。汉克问:“康纳,你的住址在哪儿?”


“……南门区,北岸线路18777号。”


“18777号是一家汽车旅馆。”


汉克始终没有动过面前的酒杯。他表情严肃地直盯着康纳,额角LED灯环罕见地亮着橙黄色。


“康纳,你究竟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我想,你在警局任职这件事,应该也没有告诉过父母……”


“副队长。”


康纳打断了汉克没说完的话。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他起身站了几秒,等着汉克的回话。


汉克不出声地叹了口气,用一种极不自在的柔和语调——仿佛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与旁人谈话——说:“那间汽车旅馆环境不太好,假如你在考虑搬家的话……”


康纳皱起眉。


倘若是数日之前,他此时早已推门离开了。在他沉默时,汉克始终注视着他,蓝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温柔——似乎不应属于仿生人的温柔。不知怎的,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康纳第一次感觉到了犹豫。


“……好,我会考虑的,谢谢你,汉克。”


最终他这样说。


 


涉及异常仿生人的案件越来越多了。终于,康纳接到了上司的正式命令,希望他与汉克前往CyberLife总部,拜访卡姆斯基。


这天的天气很糟糕。骤雪覆盖了城市内的大部分道路,他们不得不选择绕行。汉克开着车,一路上都在抱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


康纳没怎么答话。


昨夜汽车旅馆的暖气不堪重负,在风雪之中彻底变得冰凉,窗格间留下缝隙,晚饭也是冰冷的沙拉。清晨醒转后,康纳就觉得一阵头痛,翻开手机又看到了今日的日程安排,他需要去拜访卡姆斯基。


甚至只是想到这个名字,康纳都觉得胃部传来阵阵恶心感。他没有吃早饭,也没有吃昨天的晚饭——希望与卡姆斯基的见面不要过于狼狈。


汉克忽然拍了一下方向盘。


“差点忘了,今天早晨捎带着给你买的。”


他指了指仪表盘下的饮料托盘,示意康纳取出那杯饮料。一杯冒着热气的巧克力奶。“听说小家伙都喜欢喝这种东西。”


康纳捧着杯子。热腾腾的温度透着纸杯传到了他的手心,沿着血液上行,直令他整具身躯都重新温暖起来。


 


二人来到卡姆斯基的宅邸时,已经过了正午,雪仍旧没有停。仿生人女孩将二人迎入厅中,卡姆斯基在数名仿生人少女的簇拥下惬意地躺在泳池内。


“汉克·安德森,我完美的作品!”他率先望着汉克,赞叹。


“操你。”汉克说。


卡姆斯基大笑着从游泳池内走了出来。


他站在二人面前,目光停在了康纳的身上。“康纳,乖孩子,终于记起来回家的路了?”他笑着说出这句话,但目光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康纳笔直地站着,目光越过卡姆斯基,落在窗外茫茫的雪中。


“父亲。”他说。


卡姆斯基笑了一声。


“小时候,你总抱怨我从来不关心你,只知道研究。而现在呢,你看看,我的研究甚至能够为你制造一个仿生人‘父亲’!我知道你与汉克的关系——”


康纳没有笑。他压着声音,说:“够了。”


而汉克的反应则简单多了。他揪起卡姆斯基的领子,一拳揍到了他脸上。


“汉克·安德森!我命令你立即停止动作——这是你的创造者的直接命令。”


汉克眯了眯眼,LED灯亮着红色,“卡姆斯基先生,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健忘。”他毫无窒碍地落下了另一拳,“异常仿生人袭击人类——这可是我们找你的原因啊。”


 


雪仍在下着,将二人从卡姆斯基宅邸离开的车辙印记渐渐掩埋了。


车里开着暖气,仍旧是汉克开着车。他的手指关节处渗着蓝色的印记,但他自己声称这并不算什么。


康纳盯着车上摇晃着的草裙舞小人偶,说:“汉克,汽车旅馆的暖气停了。”


“意料之中的事。”


“所以……可以允许我这段时间暂时住在你的公寓里么?”


汉克惊讶地瞥了他一眼,仿佛是怕他反悔,立即飞快地说:“当然可以,相扑一定会很欢迎你的——啊,他是我养的仿生狗……”


 


====


 


康纳猛地睁开眼。


光学组件上似乎仍旧停留着大雪的痕迹。他迟疑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角,凹凸的触感证明LED灯环的存在。躺在他身边的人动了动,似乎也被他惊醒了。


“康纳……你能不能就装作是睡觉的样子,关会儿机?”


康纳一怔。


“……汉克?”


“哈?”汉克揉揉眼睛,“你该不会做噩梦了吧?仿生人的噩梦里会有什么?电子羊?”


……倒是梦见了一个电子你。


康纳没说话。


他试图回想在梦里作为人类尝到的甜甜圈的味道。


 


第二天,汉克收到了一封奇怪的邮件。


发件人是卡姆斯基,标题是“来自父亲的关怀”,而内容则是一段视频资料。视频以一长段仿生人科普开头,详细解释了仿生人梦境的成因,最后表示CyberLife拥有备份所有仿生人梦境的权利。


冗长的科普结束后,画面一转,竟出现在Jimmy’sbar正门前。视频里的康纳推开了酒吧大门,直接走了进去——这个康纳的额角没有闪着光的LED灯。


 


汉克花了半天的时间看完了那个视频后,决定做点什么。


 


当晚,仿生人警探康纳准时下班回家。路上买了今晚的晚饭,又买了给相扑的加餐,还顺带捎了两个汉克喜欢的甜甜圈。


其实康纳这一整天都过得有些恍惚,梦境的影响比他预计的要大得多。


他恍惚着推开家门,恍惚地看着汉克抱着相扑站在门口,向他微微欠身。


汉克的额头上蠢兮兮地贴着一个LED灯环,正闪烁着微弱的蓝光,而相扑的头毛上也粘着同样的LED灯环。


“你好,我是CyberLife派来的仿生人,型号是WTF800,这是我的仿生狗。”


相扑并不是个配合的演员。他汪汪叫着,想要用脑袋蹭蹭康纳,头上的LED灯环本来就粘得不太结实,在相扑摇头晃脑时“啪嗒”掉了下来。


康纳忍着笑,捡起灯环,贴回了相扑的脑袋上。



评论

热度(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