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其他cp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盾冬】Tomorrow(五)

七花七夕:

1   2    3   4


这篇就是展望,希望盾冬多一秒的同框~~~


瓦坎达的故事,依旧是第一人称,黑豹视角


————————



罗杰斯走了之后,巴恩斯完全是变了一个人,生人勿近的那种。


我不是说罗杰斯在的时候他有多温柔无害,事实上真有生人出现,罗杰斯也不可能让对方靠近巴恩斯的。


目前巴恩斯的状态,简单粗暴点来说,就是从在主人面前会软绵绵地翻出肚皮求抚摸的可怜猫咪,摇身变成了凶悍的老虎那样。


我倒是理解他的警戒,毕竟在这个世上他能信任和依赖的人目前只有一个罗杰斯而已,其他人大概在他心里划分成两种,罗杰斯的朋友,以及罗杰斯的敌人。


这家伙选择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我也无话可说。


我想是不是人类都有点八卦的潜在基因,我见过孤身一人的罗杰斯,却没有见过离开了罗杰斯之后的巴恩斯。毕竟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惊天动地地追着他跑了八条街,后面还跟着一个怒气值快要超越突破天际的罗杰斯。


我还挺好奇巴恩斯一个人会做些什么。


毕竟我还答应了罗杰斯会照顾好他,虽然巴恩斯行动有些不便,却也看不出有任何希望别人帮忙的样子,我想罗杰斯是不是紧张过度,真将他那身高超过一米八的朋友当做无害的可怜猫咪来对待了。


巴恩斯的存在感说实话比罗杰斯还要弱,如果不是美国队长的千叮万嘱让我每天傍晚都抽空去跟他打个招呼看他是否安好,那我可能根本不会碰上巴恩斯。他大概除了吃饭和复健之外就只是待在房间里,替他检查的医生护士无一例外说他是个性格温和的人,聊起天来很舒服,只是并不是很爱和别人交流,大概有着职业习惯一样的戒心吧。


如果美国队长站在我面前,一定痛心疾首地说以前他的巴基不是这样的,都是九头蛇的错等等等等。


所以我现在对九头蛇的恶行,以及七十年前活泼健谈英俊开朗的巴基巴恩斯先生有了充分的了解。


除却那些政治斗争的因素,瓦坎达其实是个炎热而令人慵懒的地方,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反正我觉得它是最值得居住的天堂一样的土地。


我热爱瓦坎达,也希望那些客人能明了它的美丽富饶,我觉得光首都就可以逛上一年不嫌够的。当然,作为一个国王,一天到晚跟巴恩斯献宝似地描述瓦坎达多么美丽多么适合旅行,听起来似乎实在有点奇怪。


可我总得找些话题来,因为我实在受够了这种日子,跟巴恩斯在一起的时候讨论罗杰斯,和罗杰斯在一起的时候又在讨论巴恩斯,如果是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个听他们回忆美好往昔的听众。


老实说我对罗杰斯有多么固执又正直,以及巴恩斯到底如何可爱又善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只是个普通人,好吧普通的王室,我想跟美国队长谈谈当今局势以及管理之道,或者和冬日战士聊聊枪法和拳术也行,可他们就是没有继续这种话题的兴致,依旧孜孜不倦地给我安利着正直的罗杰斯以及善良的巴恩斯。


尤其是罗杰斯,老实说我读了他的传记之后都有点惋惜他没能继续学业成为一名出色的艺术家,这家伙不打架的时候还真是一身浪漫的艺术细胞,他夸巴恩斯的词汇如此丰富,连我的英文老师都自叹弗如。


我对那些所谓铁汉柔情的东西并不感冒,然而女人们却似乎很受用,反正我的那些女护卫们觉得罗杰斯是她们见过说情话最感人的男人,她们讨论这些八卦的时候也懒得避讳我,甚至我怀疑她们是故意说给我和宫里的那些士兵们听的。


瓦坎达的男人不说情话,瓦坎达的男人直接会拿起长矛保护自己的女人!


如果将来我有王后的话,一定不能让她加入这些八卦团中,更不会让她有与罗杰斯闲聊的机会。


我不知道我的王后会是什么样的人,但我相信就算我爱得发狂了,你要我每天不重复地罗列出她的一百个优点,反正我是做不到的。


 


 


傍晚当我去看望一下巴恩斯的时候,侍卫忧心忡忡地告诉我巴恩斯失踪了,早上离开皇宫后就没有再回来。


“他说想去瓦坎达首都的街道逛一逛,午饭前就回来。”侍卫有点不知所措地扯着自己的衣摆,“可是太阳都要落山了。陛下,你说美国队长回来会不会往死里揍我?”


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会的。


那个史蒂夫罗杰斯在我们心里明明不是这样残暴的形象,何况他也没资格在瓦坎达伤害我的侍卫。


后来我才琢磨过来,大概他表现出的对巴恩斯的那种珍而重之实在是太过霸气外漏了,只要见过他这副模样的人大概都能在第一时间领悟到冬日战士对于美国队长是什么样的存在。


毕竟他对着亮明身份的我都没半分客气,白眼和盾牌齐齐甩来呢。


当然我也没太过担心,瓦坎达的首都治安其实还不错,冬日战士即使只有一只手臂,普通人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至于九头蛇之类,今天一切风平浪静,完全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事件发生。


巴恩斯也不是会随便乱跑的那种人,何况他既然答应了罗杰斯好好地待在瓦坎达,就不会放任自己出什么乱子。


身为国王,让我的护卫们在首都找一个人,也不是难事。


说实话我不是很希望让我那些女护卫们出这个任务,别以为我没听到她们已经在议论万一巴恩斯找不回来罗杰斯的各种可能性以及找回来之后罗杰斯听说人丢过一次的各种可能性。


如果巴恩斯就此找不到了,我望了望巍峨的宫殿,我们瓦坎达的皇宫不知道还保不保得住。


玩笑归玩笑,人还得认真找,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尊贵客人,丢了算怎么回事。


还好找到少了一只手臂的异国白人并非难事,很快就传来消息,巴恩斯陪着一个发着高烧从孤儿院溜出来的小男孩在医院待了一天,并且因为医药费不够而正要找人回王宫求助。


我的护卫替他垫付了医药费,这个来自美国的九十多岁的独臂男人于是一只手抱着那个黝黑瘦小的小家伙出现在我面前,还慎重地指了指我:“喏,这就是你们的国王,有什么要求就告诉他吧。”


小家伙于是一把抱住我的裤腿,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要爸爸妈妈/(ㄒoㄒ)/~~”


我不知道去哪里帮一个孤儿院的小家伙找父母,弃婴这种事全世界都难以避免,瓦坎达甚至会有思想依然陈旧的人认为孩子出生时有闪电于是不祥便丢弃他们。


这种人我希望他们被闪电劈死。


我怀疑巴恩斯是故意的,因为我总是跟他描述着首都的美好,他便找到了些并不美好的事物来打击我的自信。


有时候这种性格和罗杰斯似乎没什么两样。


“您不必伤感,陛下。”送走并安顿了小男孩后,巴恩斯这么跟我说,“这样无依无靠的小孩子让我想起史蒂夫小时候,我不能放任着不管的。”


然后他跟我谈了一个小时可怜的、无依无靠的、瘦小的史蒂夫罗杰斯。


我希望谁能来打断这场谈话,我本人是不太忍心在巴恩斯谈得兴致勃勃的时候拂袖而去的,这不礼貌,我怎么说也是国王。


聊天终结于卫兵的禀报,我很欣慰,虽然他带来的消息一点都不能让人高兴:姆巴库在白猿教的帮助下,越狱逃跑了。


巴恩斯听闻这个消息时撇了撇嘴,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肯定他是在思考我所说的那个平静美好的瓦坎达。


他还真是跟罗杰斯很像,有着明明样子很年轻却总把你当不懂事孩子看的那种欠揍的眼神。


我只好吩咐巴恩斯最近不要出宫了,我不清楚姆巴库还能掀出什么风浪来,但只要一天没抓到他,就一天不会有好事发生。


“或许你能借我武器,陛下?”巴恩斯突然这么跟我说,他自然是知道我在地下武器库打造新的盾牌和新金属臂的事,“我总不能在你这里白吃白住。”


罗杰斯说过绝对不能让他上战场,因为有可能九头蛇会利用他脑中的不安定因素,那么巴恩斯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


被美国队长用那种眼神盯着千叮咛万嘱咐,反正我是忘不了这种近乎命令般的请求的。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一边是美国队长,一边是冬日战士,他们俩意见相左的话,我向着谁才是正确的?


作为一个国王,我向来杀伐果断,所以我把心一横,毅然婉拒:“谢谢,不过这是我们瓦坎达的事,应该瓦坎达自己来解决。”


这很酷,只是巴恩斯肯定不是太高兴。


这没什么,我想,总好过他对抗敌人却出了什么意外,然后罗杰斯赶回来变得疯狂的好。


我很富有,其实我并不是怕罗杰斯拆了皇宫还是什么,我还真不想看见这两个快一百岁的家伙再去经历什么生离死别。


年纪那么大了,折腾什么呢。


相信我那群护卫都会赞同这个决定。




————tbc——————

评论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