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绿灯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翠骑公馆AU 序章

星骸谰语:

【哈尔连他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说现在我们有一群天才了。】
au简介:哈尔家住进了很多自己的同位体,巴里表示带一个还是带一群都一样。
具体设定和图见tag
序章简介:
巴里捡回了一只小蝴蝶,哈尔家驻扎了一只塞喵,他的假期恐怕不会平淡。


                                         楔子


    哈尔·乔丹此时正抱着被子埋在自己的床上,任凭伟大的意志力在睡意的潮水中沉浸。好久没有摘下灯戒的太空警察筋疲力竭的哼哼了几下,翻过身调整成更舒服的姿势享受这难得的“休假”————守护者们虽然老套顽固又惹人厌烦,但是他们倒不至于在没什么大事件的时候让绿灯们都过劳死,更何况现在足足有六个来自地球的灯侠,自己理应回家睡个满足。
    每次他都只把自己的回地球的行程告诉巴里,顺便获得一顿美味的晚饭和二人约会而不是蝙蝠侠的审罪犯式询问和丢一摊子工作。真棒,自己也好久没有好好吃过正经饭了,然后还可以讲讲最近发生的一些有趣的新闻,比如他今天成功踢了塞尼斯托的黄屁股———不,没有真的踢到,只是又挫败了前导师的邪恶活动——也不是真的打出来胜负,而是在一边毁坏不知道什么外星黑科技的舰队一边互殴的时候塞尼斯托突然凭空消失了,也许是看没有优势被黄灯魔或者丽萨带走了?管他呢!哈尔一点也不关心,反正脑补他一直遏制着情绪的不爽脸挺好玩的。
   在模模糊糊的摇曳中睡了一小觉后,他感觉到后腰上传来了温暖的感觉——比他的身体可要暖和多了,那不是他的被子带来的,那是另一种轻轻颤动、毛茸茸的温暖。他不情愿的伸出一只手臂尽力探索着能接触到的东西,那玩意儿热乎乎的,毛茸茸的感觉就像冬天的毛拖鞋或者绒布热水袋,奇怪的是这两样东西他家都没有。
   一定得搞明白那温暖是怎么来的才行,不会是自己从外太空带来的什么奇怪生物吧,那他还得负责送人家回家很麻烦的。但如果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看的话,那判断起来可比较困难。他快速地吸了口气,闻到的是一种皮毛的温暖味道,刺的他鼻子痒痒。又过了一两分钟,哈尔终于决定睁眼了。
“你准备拒绝接受现实到什么时候?乔丹。”
慢慢地,他不可置信的睁开了眼睛。


   中城,2:15AM,日常加班刚刚结束,巴里·艾伦揉了一下僵硬的肩膀,把桌子上的东西迅速收拾好,一秒钟后终于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在接到哈尔的返程通讯后他就做好了这两天的事务清单,把实验做好归档完毕,腾出时间好明天提前下班。
   巴里调侃着像自己提前准备的这么认真的男朋友不多了,虽然最后会迟到的人还是自己。他猜测着哈尔这次又会给他讲什么奇怪的见闻,自从上次他讲述了那些在别的世界线发生的离奇经历并且被联盟顾问扣押在瞭望塔写了一厚本报告①之后,居然还有点对未知的小期待,毕竟他可是什么篓子啊不奇迹都能捅出的哈尔。
   正在一边走一边回味的巴里突然注意到街道有些异样,熟悉的绿色光芒如同微弱的呼吸一般在脚边闪烁着,走进看了看发现若隐若现的绿光的来源居然是一个排水道口。不管发生了什么,也许巴里艾伦下班了,但是闪电侠应该加班了。
   作为一个神速力者,脚程永远要和思维反应的一样快。巴里迅速在曲折的地下水管道深处找到了绿光的光源 ,有个人形的什么东西正蜷缩在一个圆形豁口里,右手手指上的戒指发着光,每一次点亮那个物体就会发出一种啜泣的声音。
  “哈尔?”巴里低声念道,声音很低,但是还是足以让那位缩成一团的访客听得到。“是你吗?你在这里做什么,有没有受伤……?”他第一反应就是哈尔也许在突然的事件中被困在这里了,虽然他知道不可能也不应该,但是就是有没有来源、克制不住的担心。那个人体望着他,轻轻地哼唧了一声,似乎是对叫他名字的声音做出的仅有反应。
  “哈尔……”巴里重复道,这回声音稍微高了一点,“是我,不用担心,你的专属支援来了。”说即到了对方的面前,双手捧起来那埋在膝盖间湿漉漉的棕色脑袋。
   这一次,抱住膝盖坐着的的人松开了手。紧紧闭合的眼睛渐渐地睁开,眼罩下的眼睛眨了眨,左手一把抓住了巴里哀求到:“这次别丢下我!我没逃跑!求你带走我别让我一个人!”还没等他说话,紧接着纠结在一起的眉毛疑惑的定格在眉头上,伸出另一只饱受折磨的手抚上了巴里脸侧的小翅膀:
“你……不是强尼快客……?”
“你好,我是闪电侠,正义联盟的闪电侠。” 同时巴里了检查了一下对方被污物掩盖的胸前图案,在看到不是他熟悉的绿灯符号而是一个如同被钉死的蝴蝶标本一样、有着四角的旋转十字型图案时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回忆起来了联盟档案里的内容——哦,糟糕。
   再一次感谢超级速度,巴里跑动着躲避绿色光柱的胡乱扫射,“——地球3的权戒者,我建议你放下武器投降好吗?”
“才…才不!你想要杀了我!绝对!你们正义联盟都一个样!”突然自卫的人嘶哑的尖叫着,明显戒指看上去能量即将耗尽,只能打出几朵水花。
“你看,我会带你走,起码比这里的待遇好,你有点脱水和紧张过度了。”
“你会把我抓到你们的监狱,把我拷打致死的!会用能变出可怕蝙蝠的黄色戒指攻击我!”
“不不不我们是很人性的不会虐待罪犯的!”巴里突然觉得他一点也不想做坏警察,“你说的要么是蝙蝠侠要么是塞尼斯托,哦不蝙蝠侠只是吓唬人而已实际上不会滥用暴力的!”布鲁斯好像的确和权戒者遭遇过……然后因为塞尼斯托的突然加入两个持戒者脱离了战场?那么这是那时候的?但是时间对不上啊…
   在听到塞尼斯托的名字的时候,权戒者发出了一声如同被踢到肚子的流浪狗一样凄惨的哀嚎,躺在满是积水的台面上蜷缩着,失去了反抗能力。
“哦……没事的,他不在这里,在很远的外太空,被绿灯侠赶得远远的。”巴里有点不忍心了,他听着哈尔的声音在无望的呼救,尽管这是一个邪恶地方来的邪恶同位体,他也无法做到伤害一个没有战意的人。
“不……在?”探出头来偷瞄着巴里,“你说你不会伤害我?”
“对,你能摘下来戒指吗?确保你不会又突然攻击我?我们去一趟瞭望塔。”
“我…脱不下来,它抓住我了,除非我死去了才能离开,可是我怕疼。”面罩下的棕色眼睛恳求的看着巴里,“你很快,你能迅速解决这一切对不对?”说着把自己的手递了上去。强尼快客可以不眨眼就把人的胳膊扭断,但是从来没有帮我自己,辛迪加们只会一边嘲笑他一边催促他赶紧去干kill活。想到这里突然他又把手缩了回去,抱在了怀里,仿佛闪电侠会突然把自己胳膊卸下来一样戒备着。
    别盯着他的脸看了巴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不是你的那个哈尔这是祸患,你要是多管闲事不仅仅是遭受蝙蝠瞪眼这么简单的了。但是,哈尔归来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在,奥利和凯尔也表示过那时候除了军团没人欢迎他,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那种压力。你在这里,你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先去另一个地方吧,有个人可以帮你,别人我不知道,这个人肯定可以。”


海滨城,2:25AM。
    哈尔狠狠地合上很久不用的医疗箱,把作为代替品的牙膏挤出来抹在脸部的伤口上,清新的薄荷味刺激得他龇牙咧嘴。
“别抱怨了你这个暴力抓狂恶棍,我们地球人有一个谚语叫'打人不打脸'的,你叫我明天怎么见人怎么约会?”
脚边传来呼呼声和划拉地板的声音。
“我现在只想睡个好觉都不行吗,我不上班的每一天宇宙都濒临毁灭一样。”(你在的时候更加能带来毁灭呢。)
“我给你的绝对是这个种族的大使级别待遇,balabala行明天见。”
   哈尔关上门回到了客厅,一屁股坐在杂乱的沙发上,试图来一杯冰啤酒来清醒一下。然而举到嘴边的时候酒杯早就被抽走,他只吸溜到了一把空气:
“很抱歉打扰你哈尔,能搭把手吗有紧急情况!”巴里把劣质啤酒倒在了洗手槽里后拉起了哈尔,又回去了一趟把怀中的惊呆的人搁在单人沙发上,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湛蓝的眼睛不安的看着握着空气杯子还在发愣的人,“你之前的战斗够激烈的啊都破相了?”
“你带回来的是啥玩意儿?”哈尔选择了转移话题。“我希望你知道你捡错哈尔了,你的哈尔乔丹在家里。②”
﹉﹉﹉﹉﹉﹉﹉﹉﹉﹉﹉﹉﹉﹉﹉﹉
   哈罗德越是想用喊的把这一大堆情绪全都发泄出来,他就越是发现自己根本连小声嘀咕都做不到。闪电侠在和自己这个世界的同位体交谈,那个哈尔只是抓揉了几把头发梳理好自己的刘海,然后拉过来对方的肩微笑着,一下都没有看向自己,哈罗德缩了缩头移开视线,能做的一切就是陷在沙发里观察情况,等待着审判或者更可怕的未来。
   然而闪电侠一眨眼就消失了,另一个哈尔,他们叫他绿灯侠——哦他过来了!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自己应该向自己求饶吗?为什么他看上去比自己要好看那么多…有更强健的身体和自信的面容,发型绝对是能吸引一大票女孩子的那种…想到这里哈罗德泄气的低下了头,如果是自己解决自己也许不会那么疼吧,还是这样梦想一样的自己。
“把这个喝下去,抱歉家里只有速溶橙汁了。”说着自己手中被塞进来一个有闪电图案的马克杯,绿色的小电风扇在上方把饮料吹凉。
他闻着热气忍不住舔了一口。
“甜的。”随即才发现自己实际上有多口渴,咕咚咕咚的一股脑喝完还呛到了自己。
“说真的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的,你还真是我的反转啊,哈罗德。”他一惊松手丢掉了杯子,被绿色的意志造物顺手接到了。
“我父亲经常这么叫我,我猜你也是,我觉得hal比较简单而且听起来更帅气。”哈尔伸手卷了两下哈罗德杂乱的头发,弄出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刘海:“别让巴里太担心了,凑活吃点东西冲澡上床,明天我们再管这些烂事。”
    巴里拎着一些日用品和药物,从自家冰箱拿来上早饭的食材就闪了回来,惊讶的看到了两个人豪不生疏的肩并肩坐在地板上(为什么就怕我呢。í _ ì。本来还担心哈尔没法照顾好自己呢)。不过如果自己的同位体相遇了,最可能的是相互勉励一下并且进行一场关于神速力的学术谈话,而不是盘腿在脏成狗窝的单身公寓里面吃廉价速食面。
不过看着两个人都穿着同样的衬衫吃的满脸都是面汤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
巴里看着哈尔把自己的同位体哄上床,然后把全身重量靠到自己肩膀上打起了哈欠。
“哈尔,我不想送权戒者去联盟监狱。”
“这我倒是不意外,另外为了区分你可以叫他哈罗德,我猜是因为那是我对吗?”
“他看上去因为那次试飞事故有严重的心理创伤,一个普通人很可能就垮掉了。本来你也可能变成这样哈尔,而且我们可能…不会成为朋友,更不会有更亲密的关系了。”
“我懂你的意思,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向我一样勇敢,哪怕是我自己。”无畏的飞行员先生毫不忌讳的指出。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放弃他,或许我就是个烂好人没错,但我无法放着这样的你不管。”
“你说什么呢那太好了!我怎么会把我自己的同位体交给老蝙蝠?他绝对会偷笑的!”
“天才,放过布鲁斯吧,你绝对是在记仇。”
“而且我的完美形象没准会垮掉,我每次看到夜枭都哈哈哈哈哈那它*的像个ovo③。”
“也放过其他地球的蝙蝠侠同位体。”
这时厨房里又发出了类似责怪的喷气声,巴里突然想起来之前哈尔有些异样的行为和满脸的抓痕:
“哈尔,你脸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呃…没啥就是军团日常抗击犯罪活动的工伤呗。”
“我记得你说过你和塞尼斯托进行了战斗。”
“噢,是打了一架,不过你别担心胜利者是我。”
“如果你隐瞒现实情况实际上是打的很惨重都用上了贴身肉搏乃至于把你的脸抓成这样我下次就拿上鹰侠的锤子去打塌那阳李色的鼻子。”
“哦亲爱的小泰迪熊,我这还不是怕惹你生气,”哈尔一副认命的样子用灯戒抓取了一个绿色的宠物外出笼,“你真的认真起来绝对是个掠食动物,我不会怀疑你做得到,不过你看看就明白了这伤还是挺值得的。”
巴里探头看到了笼子中有一双黄色的眼睛闪亮着,发出充满了威胁的咆哮声,“这是什么?!”
   黄黑色的大猫卧在底板上,吻部和眼睛上方都有胡须和眉毛一般的黑色斑纹,脖子上的项圈套着一个明晃晃的黄色戒指——
“我也捡到了点东西,”哈尔无辜的摇晃了几下笼子,【这货是货真价实】的朝巴里点了点头。
“是的,这是塞尼斯托,现在是世界上脸最臭的猫了。”


序章 end


【注释】
①指另一篇同人文中哈尔在诡灯布鲁斯的平行世界线中的故事,回来之后他足足在瞭望塔手写了两天的报告。
(*别找了我还没写呢,lof只有一张带着基础设定的图)
②梗出自一条【主人在外面看到了自己的猫,以为跟着自己跑出来了就抓了回去,结果抱回家看到自己猫异样的眼神的】微博(ps:这两只猫真的一毛一样,家里的那只简直震惊了)
③夜枭的头盔正面像个表情包
【相关链接】:
翠骑公馆au的漫画:(点我看捅了哈尔窝)
http://xinghailanyu.lofter.com/post/1eb4b5eb_ee7bad94
恐惧的具象是猫漫画:(点我看塞叔变猫)
http://xinghailanyu.lofter.com/post/1eb4b5eb_ee73a691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突然很想给公馆au写个介绍就产生了这篇罗里吧嗦的文,好佩服文手啊思路都那么棒写文真的好难!
忍不住越写越长,一开始没有想写小蝴蝶和巴里的对质,但是写完了发现好喜欢,小蝴蝶很委屈巴里更委屈我真是个坏人怎么能吓到哈尔——后来发现每一个哈尔对自己都有天然的信任感后就放心了,另外多提一句设定上哈尔之间都地盘分的很清楚:我的人是我的人我们相互不吃醋,但是不影响我们都很喜欢他。
关于哈尔乔丹是怎么用魅力(攻)安抚(略)哈罗德的会单独写另一篇的,两只哈尔有三倍可爱那么多——


如果你觉得还不错的请给我评论吧!!
他们真可爱,每个人都是
会促进我产粮的万分感谢੭ ᐕ)੭*⁾⁾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