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绿灯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底特律】凶巴巴队长和棒棒糖(艾伦队长/康纳)

饕餮轮回_天空:

  艾伦队长x康纳(孩童体型)
  十分ooc注意
  十分不正经注意
        名字乱取的别在意
  是跟kk的py交易 @KK
  if线-如果康纳的搭档是艾伦
  特警队全员宠康纳注意
  
 
  
    
  当康纳以儿童机型到特警队报告时,他很清楚的分析出自己的同事的表情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惊讶。他原本的RK800型机体还需要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为了能正常工作,康纳只好以创造者给他的这副新的机体出行。
  “早上好艾伦队长,我是康纳,请求归队。”康纳仰起脑袋,板着小脸一本正经地看着特警队长。他的声音比RK800时清亮了一些,听起来奶声奶气的,与他此时的样子格外般配。
  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黏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包括特警队长。康纳看着好像比真正的人类小孩还要更加可爱,白白嫩嫩的脸蛋,还有那焦糖色的puppy eyes,模控生命甚至还专门帮这个缩小的警用仿生人做了一套新的制服吗?给小男孩搭配短裤、小腿袜和擦得锃亮的小皮鞋,这究竟是哪个设计师的主意,真是该死的太棒了。
  “康纳?”艾伦皱着眉头,有些不确定地看着眼前的男孩。其实前后的反差的并不算大,只是他们全然没有预料过会看到这个样子的康纳。如果康纳是个人类,那他在孩童时期肯定也会是如此模样。
  “是的,艾伦队长。”
  男孩回应道,他就像平日一样,歪着脑袋,眨巴着他的眼睛等待指令下达,显得乖巧又顺从。他分析过了,在面对这个型号的机体时,艾伦是不可能像曾经那样一拳砸过来的,他便能将又一次报废机体的事情成功盖过去。
  然而康纳的分析系统还没有『洋洋得意』过三秒,就感到一股力气抓住了他的后领。他被特警队长拎了起来,下意识地晃了晃悬在半空中的手脚,茫然地扫视了一圈他的同事。
  儿童型仿生人作为警用用途时,最糟糕的就是儿童型有着不可自主关闭的感官系统。就像早几年的YK500的版本,为了能更加模拟人类孩童,疼痛和疾病都是不可避免的要素。
  康纳有些不好的预感。他的腰被夹在艾伦的胳膊和身体之间,身体向前倾斜,紧接着两声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室内,康纳只觉得过于强大的冲击从他的身后传来,那是对于『疼痛』的感知。他在同事面前被他的上司揍了屁股,这对于人类来说是个极其羞耻的行为,对于康纳也是,更别提特警队长下手还那么重。
  一股灼烧感在他的屁股上蔓延开来,康纳的LED灯在红黄间交替,男孩蹬了蹬腿,发现要挣脱这个男人的手臂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艾伦是特警队的队长,高危职业的训练下,手劲可不是闹着玩的。康纳痛得发出接连两声痛呼,他的眼中浮现出湿润的色彩,泪汪汪地向着队友们求助。
  “咳、队长,他还是个孩子……”
  “艾伦队长,你把他弄疼了!”
  “队长……”
  队友们纷纷被那可怜的小眼神戳中了心,开始一致对内劝说他们正在欺负队里的宝贝男孩的队长。特警队长顿时一个极具有威慑力的扫视,周围顿时鸦雀无声,没人敢再去挑战这个男人的威严。
  康纳咬着唇,只得自救,他好歹是个谈判专家,难道还搞不定自己的队长吗?男孩伸出小手,拽了拽男人的袖子,他分析出人类对于孩童脆弱的表情会抱有同情心。康纳的身躯像是畏惧一样开始瑟瑟发抖,他乞求地望着他的队长的眼睛,泪珠顺着脸颊掉落,坠在地面上。
  “痛…艾伦……”他呼唤了艾伦的名字,就像是私底下那样。
  当一个你抱有极多好感的男孩用他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你时,你能拒绝他吗?艾伦猝然觉得心脏遭到了猛击,一股巨大的罪恶感涌上心头,他终究是下不去手了,这个气人的小谈判专家又赢了。
  “我跟你说过几次,康纳,每次都不听命令。”艾伦黑着脸,却十分麻利地把这个让他又气又爱的家伙抱到了怀中,他的太阳穴被气得突突直跳。
  “我很抱歉,艾伦,对不起。”康纳小声地道歉,他趴在男人的肩头,向着同事们有些小得意地眨眼,又鼓起脸蛋冲这群屈服于威压下见死不救的同事们做了个鬼脸。
  艾伦发现了他的小动作,本想板着脸训两句,无奈对上康纳时,任何狠话都顿时烟消云散,好像他只要凶一句康纳,他就变成了整个特警队最混蛋的家伙。
  小谈判专家被特警队长拎到了角落面壁思过,反省不听命令而导致再次返厂维修机体的教训。艾伦无情地挪开了视线,他担心要是继续看着康纳那委屈兮兮的小模样,自己的原则和坚定也会顿时被攻陷。所以男人离开了康纳罚站的角落,去处理其他的事务来转移注意力。
  而其他队员就不一样了,他们见队长一走,就纷纷揣着零食糖果围了过去。其中一位还拿着一盒甜甜圈,过去安慰被他们严厉的坏蛋队长惩罚的小康纳。
  特警的任务大多是紧急的高危范围,他们一同出生入死过好几次,面对康纳舍己为人的那种行为总有些心疼。即便他们都清楚这是一个仿生人,但在特警队员的眼中,康纳究竟是仿生人还是人类已经不重要了,康纳是他们的队友,他们中的一员,他们宝贝的谈判专家。
  “看看他们,队长,我估计不到一天你就已经恶名昭著了。”特警笑着跟队长开玩笑,刚才艾伦对康纳那副样子,倒不是有多凶狠,更像是掺杂了一些失而复得的酸涩和无奈。
  “太闲了,看来以后训练量要增加。”艾伦没有抬眼,只是扫视着上一次任务的汇报文件,他再不对康纳凶一点,估计RK800型机返厂的次数会更多。先不论特警队的维修预算,但是他和队员们的心里都不好受。
  特警队不少人都格外偏爱康纳的这个样子,他们甚至觉得谈判时不需要说什么,单是让康纳走过去,一切就和平了。他们临时出了趟任务,只是虚惊一场,但没有什么比虚惊一场更好的事了。康纳仍旧紧跟在特警队长身边,歪着脑袋用孩童特有的小奶音不停地分析着情况,就在他准备去舔舔现场的蓝血时,被特警队长眼疾手快地拽了回去。
  “不许碰脏东西。”艾伦捏着康纳的小脸,严厉地说道。
  “Got it!”康纳模仿着之前看到的动作,抬手冲着队长敬了个有些古怪的礼。
  特警队长又皱起了眉,屈指弹在男孩的脑门上,“整天不学点好的。”
  康纳揉了揉额头,一声不吭地跟在艾伦后边。特警队长用手捂了下脸,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他感觉康纳刚刚正对着他的心口开了一枪,他要用很强的意志力才能绷住面部严肃的表情。
  处理好现场后就交由了刑侦部门,艾伦并不想要底特律警局的那群人看见他们小小的康纳,便提前将男孩抱上了车。他临走前回头看了眼,男孩像是被抛弃的猫咪一样低落地垂着脑袋,抓着衬衫的一角坐在那。
  艾伦拉住了他的一名队员,对方手上拿着一根不知从哪翻出来的棒棒糖。
  “不!队长你听我说我没有在工作过程中吃!我只是拿出来看看!”队友慌忙地解释,想把棒棒糖收起来,却不想他手中的糖被他们的队长一把夺下。
  “没收了。”艾伦丢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被抢了糖的队友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队长径直朝着车走去,心里为他身上仅剩的一颗糖的命运难过。紧接着,他看见从窗口伸出一只小手,他们的队长拆了包装纸,把糖递了过去。
  哟呵。艾伦队长偏心过头了。队友小小地腹诽了一下自己队长的双标行为,心中却没有任何怨言,他们都乐意宠着这位小谈判专家,至于糖果嘛——
  下一次趁队长不在,偷偷找康纳讨个亲亲就好了。
  虽然他们的队长一天都没给康纳好脸色,但是不少队员都看到,下班的时候,特警队长还是把那个窝在座位上吃甜甜圈的男孩给抱走了。
  当然隔日特警队就收到了雇佣童工的举报。
  
  
  
  完。

评论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