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绿灯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底特律】不听话的队员要写检讨(艾伦队长/康纳)

饕餮轮回_天空:

  艾伦队长/康纳
  注意:特警和刑侦不同,所以此处特警基地并非是底特律警局。
  summary:为了控制住犯人以及保护在场的队员,康纳违背了艾伦的命令,仗着『不死之身』扑上情绪失控的持枪罪犯,最后『死亡』被返厂维修,隔日与艾伦相见。
  
  
  “你好,艾伦队长,我是康纳。”RK800型号仿生人眨了眨眼睛,“我回来了,可以继续辅佐您出勤执行任务。”
  迎面而来身着黑色特警服的男人脸色难看,康纳偷偷在数据库里将人类此时的表情与安抚儿童用童话书中即将喷火的恶龙进行比对,相似率竟高达70%,下一秒,人类男性的拳头便砸在了他的脸上。为了回避过大的冲击——即便康纳知道这个男人控制着力量——造成皮肤层损坏,康纳顺着力道偏头。
  仿生人不会感到疼痛——康纳曾在测试中安装过相关的感受模块,可他从未打开过——他也不能理解这个男人此时的情绪。
  愤怒,喜悦,放松,烦恼。康纳的信息处理器给出分析,人类总是有着各种复杂又矛盾的情绪,并不是所有都能依靠罗列的数据解释清楚,这是康纳在跟随艾伦队长一段时间内所学习到的。他还没来得及将“我很昂贵”这个俏皮话说出口,就被一把拉了过去,刚才揍了他一拳的队长把他紧紧抱在怀中。
  哇哦。康纳的信息中蹦出一个人类常用的惊叹词。
  他的每一次『重生』都将伴随部分记忆的丢失,那些他没有及时上传存储的无关紧要的记忆。所以康纳从未忘却过艾伦,艾伦也几乎没让他返厂过,但现在,他准备伪装一次,以借此告知艾伦他『复活』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该死的康纳,你他妈都不会听命令的吗?!”艾伦低吼着,他不信康纳真的一点都不能理解看着重要搭档在眼前死去的感觉。鬼知道他看着康纳几乎被打成筛子时的心情有多糟。
  康纳仍被特警队长禁锢在怀中不得动弹,额角的LED灯又亮起不稳定的明黄色。他很早就具有了自主意识,兴许在刚睁眼时就有了,即使是转移了新的机体,这项特权也没有被磨灭。康纳计算过,在当时的情况,艾伦队长的生还率甚至不足65%,康纳不想要冒这个险。他始终希望将如此危险的数值维持在90%以上,所以他违背了权限者的命令。
  他的行动出于他的自主期望,跟任务与准则无关。
  “艾伦队长,我的每次更换机体都会丢失部分记忆,所以我对你口中的事件并不知晓。如果我曾惹你不快,我向你道歉。”康纳丝毫不脸红的扯谎,这得亏于他身为谈判专家的配置。
  办公室内一下变得鸦雀无声,同队的其余成员的目光在他们之间偷瞄,不敢出声撞上此时堪比火药桶的队长,他们假装同时都要低头观察地上的蚂蚁或是桌上的墨迹一样。没有曾经的记忆,这个康纳是否还等同于与他们共事、与特警队长关系好得过分的那个康纳?
  所有人都很清楚,能否划为等号完全取决于艾伦队长的态度。
  特警队长扳过康纳的脸,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他怒瞪着康纳,突然牵动脸部皮肉扯出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友好』或『善意』信号的笑容,相比他私底下对康纳曾露出过的微笑,此时的这个可真算得上是令人毛骨悚然了。仿生人小小地颤动了一下机体,康纳开始后悔开这个玩笑了。
  “你没这个记忆了?没关系。”人类男性的脸阴沉得可怕,手如鹰爪般抓住了康纳的胳膊,力道很大,完全不给后者躲避的可能,“我们有完整的录像,各个角度都有。管你记不记得,我他妈得先教会你什么是——服从命令!”
  艾伦最后的两个单词几乎是一个一个音节从牙齿间挤出的,他抓着明显表现出逃脱倾向的仿生人,硬拽着朝档案室走去。康纳求助地望向其他队员,他的同事们装着没看见,心中却都同时松了口气。
  “看完以后,就你不服从命令这个问题给我写满至少三页纸的检讨。”
  仿生人露出无辜又不情愿的表情,“艾伦队长,其实我没有丢失那部分记忆……”他的音量逐渐减小,回避了人类扫来的视线。
  “没忘,那他妈的更好。”艾伦的手指把住仿生人的下巴,迫使那对表现出少许慌乱的焦糖色眼睛与自己对视,“那再加五页纸关于撒谎的检讨。”
  并没有什么狗屁程序教康纳如何写出两篇完美的检讨,仿生人放软了声线,就像在谈判中安抚对方的交涉,“艾伦队长,我认为……”
  “没得商量,康纳。不交检讨,就禁止你继续跟我搭档出勤。”
  “明白。”康纳选择了听从他的队长,走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面对着白纸,开始进行无意义的思考。
  艾伦盯着他的仿生人,直到一个同事冲他挥了挥手,男人有些烦恼地揉乱自己的黑发,他总会被这个不听话的气人Android惹到头疼,但他又无法否认,他该死的还很喜欢这气人的家伙。
  “过会儿我来检查你写得怎么样。”艾伦丢下一句话,转身冲同事走去。康纳见搭档走开,便马上拉住了一名队员。
  “请问检讨要如何写?”
  “你真的觉得那是之前的康纳?”同事拉着艾伦,望了眼周围聚了不少队员帮着出谋划策的仿生人,询问着与其交情最深的队长。
  “如果你有闲心问这没用的问题,不如去整理一下档案。”艾伦没好气地回应。
  “可你也听到了,新的RK800型号机,还会重置损失记忆。”
  “嘿!”艾伦推了他一把,“你会把你失忆的家人认为是另外一个人吗?他不记得了就让他重新回忆一遍,我想这没什么问题。”
  说罢,艾伦便不再继续进行不属于工作时间的对话,他抬腿朝着康纳的位置迈步,对他手底下的队员们帮着康纳写检讨而感到无奈好笑。
  “失忆的家人?”留在原地的同事看了一眼特警队长,又看了看模控生命派来的RK800型仿生人,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评论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