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其他cp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25)

estalydia:

我想说的,故事里都说了,自由心证,就这样吧。


————————————————


-25-


 


“……你早点休息吧,”萨姆说。他们已经回到了山庄大宅的主卧室,斯蒂夫木然坐于床畔,头颅低垂,背脊完全垮了下去。他的脸依旧惨白一片,像纸那样白,像一个新死的灵魂那样白。


萨姆•威尔逊深深叹口气。


“我就在楼下,”他尽量将声音放轻,“如果想和人说话你就喊我上来。”


当他走到门口时,终于听见了身后传来斯蒂夫的声音:“对不起,萨姆……我是个混蛋,我不该冲你发脾气,我为之前和你吵架的事道歉……”


萨姆再次叹口气,转过身来,耸耸肩:“你本来就是个混蛋……不过没事,我原谅你了。”


斯蒂夫抽动了一下嘴角,似乎想要笑一笑,却终究没能如愿。


萨姆走回他身边,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行了,伙计,我们都知道你很不容易,但这种事……真没办法强求,所以就到此为止吧,行吗?别折磨你自己了。”


“我不知道……”斯蒂夫艰难回答,“我不知道行不行……我想不通,巴基分明是爱我的,我能感觉到,但他却一而再再而三拒绝我,他告诉我……他告诉我他没有心……”


“我倒觉得,只有真正长了一颗真心的人才会这么讲,”萨姆说,“那些的确没有心肝的家伙,一般都觉得自己是个情圣。”


“既然他的确是爱我的,我也爱他,我们该做的难道不是为了爱排除万难吗?我不明白他为何要放弃?别人怎么说就那么重要?”


“唉,斯蒂夫,你啊……”萨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家伙,有时候聪明得不行,有时候简直笨得要死,你又钻牛角尖了,知道么?好久之前我第一次见到巴恩斯的时候,好像是帮你送咖啡给他,那时候我就觉得你们两个有些地方很相像,但又说不出哪里像。现在我明白了,你们两个都是脚踏实地生活的那种人,对待感情太认真,终究无法活在谎言之中——对了,这还是托尼告诉我的,巴恩斯对他说你无法活在谎言之中,别想你老老实实听他的话,哈哈……”


斯蒂夫禁不住一阵鼻酸。


“所以我相信他的确是爱你的。以前我一直都觉得,在好莱坞这块土地里根本不可能有爱情生根发芽,但看看你们两个吧,上帝啊,你们简直像在演电影……但生活不可能是电影啊,你们都没错,也许错的真的是这个世界,是多数人的偏见和群体性的无知……接受现实吧,斯蒂夫,别太贪心了,你们相爱过,已经比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要幸运,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萨姆,可是这不公平……”


“我们在好莱坞,好莱坞何尝有公平可言?”萨姆说。


 


萨姆离开了,斯蒂夫却依旧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这纷乱的一切都如骨鲠在喉,始终不得下咽。他明知自己该死心了,却又如何能够就这样死心?


他不能没有巴基。


 


斯蒂夫独自在房间里坐了很久,回忆那些人生中拥有巴基的日子,久到窗口渐渐泛起一道青白,天已微曦。他打开手机,imessage的收件夹里静悄悄躺着他们这两年多来的所有短信,他点开,从最后一条看起。


那条信息发自奥斯卡提名揭晓的前夜,他因忐忑而无法入眠,巴基一直陪他到凌晨。


——J.B.B: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我与你同在。


泪水瞬间模糊了斯蒂夫的视线。


他伸手擦一把眼泪,将页面向上翻。发觉自己竟然还能记得收到这些短信时的心情,那时候他可真快乐,快乐到近乎奢侈……他一条接一条慢慢读下去,就好像把一部爱情电影倒序放映,直到天色大亮时终于读到了最后。


——S.G.R:巴基,你的美女经理人向我发送了她对我们的真诚祝福,请替我谢谢她。


——J.B.B:你竟然把那个当祝福?我眼睛都要瞎掉了好不好!


他愣愣地望着这两句对话足足有半分钟,然后突然将页面切出去,打开电话簿,在搜索栏键入字母“N”……找到了,的确有这么一条:娜塔莎(巴基的美女经理人),幸好他有随时保存联系电话的好习惯。


几乎不假思索,斯蒂夫就拨通了这个号码。


 


“……喂,是哪位?”也许因为天色尚早,娜塔莎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困倦,隐约还传来吹风机的嗡鸣。


“我是斯蒂夫•罗格斯,”他回答。


电话那边一片静默,几秒钟后吹风机的响声消失了,又过了好一会儿,娜塔莎终于再度开口说话,已经换上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语气。


“真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罗格斯先生。”娜塔莎说。


斯蒂夫苦笑:“请叫我斯蒂夫就好,女士。我知道自己太冒昧了,但是巴基一直手机关机,我无法联系上他……”


“我是不会帮你联系他的,更不会帮你说好话,”娜塔莎径直拒绝,“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们两个已经分手了。”


“……的确,他提出了分手,但我不能接受,我爱他……”


“我还爱汤姆•克鲁斯呢,爱又有什么稀奇?罗格斯先生,这一生我们很可能会爱上许多人,但假如这份爱不能令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那么不要也罢。”


 


和之前面对巴基时一样,斯蒂夫心中分明有千言万语,他的确准备了若干说辞试图打动对方,却总是因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全数作了废——他的爱究竟有没有令巴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斯蒂夫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想出答案。


“我们和你不一样,罗格斯先生,我们是从地狱最底层爬出来的,我和巴基都是。所以对我们来说,有时候爱情实在是一件太过奢侈的东西——我们只想好好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晚上睡得安稳,白天问心无愧,这样就足够了。”


“我当然希望巴基幸福……”斯蒂夫好容易吐出这样一句话。


“那就分手,放他自由,”娜塔莎斩钉截铁,“你是斯蒂夫•罗格斯,当然会有人爱你,爱到不计得失,爱到丧失自我,爱到愿意牺牲一切,一辈子躲在你的光环后面,当然会有那么一个人的,但那人绝对不应该是詹姆斯。他吃过太多苦了,他走到今天所付出的努力,根本不是你这样的幸运儿可以想象的。”


“我从来没有希望让巴基为我而牺牲……”


“也许没有吧,但这其实和你的主观意愿无关,事实就是,你们两人的关系注定了毫无公平可言。如果你们的恋情曝了光,人们会骂你隐瞒性向,对公众撒谎,你当然可以不在乎。你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丢掉美国偶像的包袱,人气走低,戏路变窄,可你迟早也是要转型的,谁也不能当一辈子甜心,这是你可以承受的损失。但是对于詹姆斯,你有没有考虑过,人们会骂他什么?相信我,没有人会针对他的性向做文章,他从一开始的定位就不是好莱坞主流男演员。他们只会叫他‘掘金男孩儿’,侮辱他的品德,无视他的努力,深挖他在海德拉的那些事,骂他是‘想红想疯了的不要脸的十八线’,彻底否定他十几年来所有的成绩……这才是巴基绝对无法接受的事。”


“但那不是真相,我们可以一起来澄清。”


“这可是好莱坞,罗格斯先生,好莱坞没有‘真相’,好莱坞只有‘三人成虎’。世人的心总有偏差,他们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真的到了那一天,你不过是个被坏人蒙蔽的痴情傻子,绝大多数恶果都会由詹姆斯来独吞……告诉我,斯蒂夫•罗格斯,到了那时候,你的爱又有什么用?就算你能将詹姆斯养在你的豪宅里,甘心为他奉上一切,那也只能证明世人的偏见是正确的,他这辈子就真的只能依赖你而生存了,他的人生将彻底毁于一旦,你得到了他,却也终将毁了他。詹姆斯不想有一天恨你,所以他宁愿现在结束——这道理你还不明白吗?”


“……我这辈子做的最为后悔的事情之一,就是当初对你们的关系推波助澜,我原以为你们不会这么认真,而且詹姆斯总是那么寂寞……那时我实在太蠢了。”娜塔莎说。


 


娜塔莎挂断了电话,斯蒂夫•罗格斯如坠五里雾中——或者说正相反,终于有人拨开了长久以来遮蔽在他眼前的天真的迷雾,令他初次直面这个偏见横行的残酷世界。刹那之间,仿佛醍醐灌顶,托尼•斯塔克说过的那些话、巴基•巴恩斯说过的那些话,萨姆•威尔逊说过的那些话,那些他之前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更不能接受的东西,突然全都清晰明了:那些加诸于他的喜爱与好运,对巴基而言却是痛恨和噩梦;无论是托尼•斯塔克的看重,还是普罗大众的追捧,结果其实都是一样的,他越是想要向他们表达内心中对巴基的深爱,事实上越是助长了他们对巴基的憎恶……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这从来都是一个没有公平可言的世界。


 


斯蒂夫突然站起身,因久坐和疲惫而一阵眩晕。他翻找出积了一层灰的笔记本电脑,因为这半年实在繁忙,连他的推特账号都是斯科特帮忙打理的。他用谷歌搜索詹姆斯•“巴基”•巴恩斯的名字,一条一条看下去,那满屏扑面而来的恶意简直令人发指。他看到了媒体人的冷嘲热讽,看到了社交网络中尚未完全删干净的骂战的痕迹。他发现在近期几乎所有与巴基有关的新闻报道下,都有一群不依不饶的粉丝在谩骂,他们用极端蔑视的语气给他起各种侮辱性绰号,他们将海德拉的黑材料做成超链接贴得到处都是。这些人当然不会有托尼•斯塔克的关系渠道,有专业调查公司提交的详细报告,他们所谓的“内幕消息”不能说完全子虚乌有,但无疑更接近于虚构文学,还至少是NC-17那种。


斯蒂夫已不能冷静思考,只感觉一股暴怒充斥胸臆,但是很快的,他发现了一件令全身血液都为之冰冷的可怕事实,那些满口污言秽语的家伙竟然十个有八个都自称是他的死忠拥趸,是所谓“斯蒂夫•罗格斯影迷协会”的成员。斯蒂夫用颤抖的手点进这些账号的个人主页,的确,几乎都充斥着他的硬照、他的访谈、他的新闻和满屏的小红心——但正是这样一批自称深爱着他的人,却在对他的毕生挚爱倾泻难以描述的巨大恶念。


他忍不住在一个“死忠粉丝”大量聚集的讨论区注册了个新账号,然后发帖:你们这样对待巴基•巴恩斯,有没有考虑过斯蒂夫•罗格斯自己会怎么想?几秒钟后第一个回复出现:“婊子养的狗又出来吠了。”接下来是第二条:“你什么玩意儿,也配提斯蒂夫?跟你家主子一个B样,不要脸往别人身上蹭!”


斯蒂夫只感觉血往脸上冲,他几乎想要表白自己的身份,请他们不要再这样诋毁自己深爱之人,没有亲身接触就没有发言权,他们又知道什么呢?凭什么对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只因为他们自称爱他?他打开自己的推特,可是试了好几次都提示登陆密码错误,最后才隐约忆起斯科特似乎说过他自己设的那个密码太不动脑子三秒钟就能破解,他可能帮他改掉了。


只这几分钟耽搁,斯蒂夫已经被那边一波又一波的污言秽语淹没,他的私信提醒响个不停,看来这些人已经不满足于在他的帖子下面叫嚣了,转而用不堪入目的人身攻击对他展开轰炸。那些话语中充斥着最恶毒的诅咒与下三滥的比喻,实在让人心生寒意。斯蒂夫的愤怒愈盛,而比愤怒更为强烈的感觉却是恐惧,他不知道巴基有没有见识过这种场面,他简直无法想象巴基听到这些话时将会怎样痛苦,他衷心希望他没有,但同时又很清楚,无论有没有,巴基内心中其实早就洞若烛照。


斯蒂夫于恍惚中感觉到一阵刻骨的刺痛,他想在这故事的最初、当巴基第一次拒绝他的时候,从好莱坞最底层摸爬滚打十几年走到如今的巴基,是不是就已经看清了这注定的结局?看清了他若要爱他必将承受何种压力、付出怎样的代价……但巴基依旧那么做了,填满他空虚的心,纵容他幼稚的索取——他只不过付出了一朵玫瑰,但巴基却赌上了自己的人生。


——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爱?又是种什么样的勇气?


而自己是怎么回报的呢?斯蒂夫越想越是痛彻心扉。自己总在要求,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到头来在巴基再也无法付出代价时,反而指责他:“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不好受吗?我也很痛苦啊!我有告诉你吗?我有抱怨过吗?我有想要放弃吗?我都可以坚持,为什么你不能?”


上帝啊!他怎能如此残忍?令人发指的自私,令人发指的残忍!他口口声声说爱巴基,可对巴基的伤害却比那些恶毒的闲人们更甚。


巴基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要求分手的呢?


 


斯蒂夫•罗格斯怔然许久,随即疯了一样开始发短信,一条接一条,虽然明知对方也许永远也不会收到:


——S.G.R:对不起!


——S.G.R:对不起,巴基,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讲,我太差劲了,我太自私。


他发了很多很多条。


——S.G.R:我爱你,对不起。


——S.G.R:对不起……


突然,手机“叮”的一声轻响,斯蒂夫的心脏立刻漏跳了一拍。可是那并不是巴基的回复,当然不是,也许永远也不会有了,那只是一个自设的倒计时提醒而已。


“距离你再次见到巴基还有45天,加油!”


提醒页面的背景图是一张稍显模糊的照片,照片中的斯蒂夫和巴基并排站着,肩膀擦着肩膀,正在相视而笑,彼此眼中都有浓到化不开的爱意,看上去是那样幸福。


这就是那张险些曝光闹出了轩然大波的偷拍照,最终被斯科特以五十万美元的高价买断的偷拍照,也许是史上最昂贵的照片之一。


这也是他和巴基在工作场合之外的唯一一张合影,是他们这段避人耳目的爱情唯一一件遗物。


斯蒂夫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房间里委实太冷了,也太寂静,虽然阳光已照入窗户,依旧犹如冰窟。在他的窗外是比弗利山,是落日大道,是好莱坞,是全美国、乃至全世界最繁华最富魅力之地;在这个梦幻世界、俗世乐园里,受命运之神青睐的人几乎可以得到想要的任何东西。


——这世界如此美丽,却独独容不下两颗真心。


好莱坞没有心。



评论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