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其他cp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授翻/EC】Into the Fray/阿尔法游戏(CH4中)

摸鱼儿:

饥饿游戏AU;ABO


揭晓答案!






他抬起头,Emma Frost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她的衣服出人意料地崭新,甚至指甲都修建得整整齐齐。


Charles一向善于体察人心,但Emma似乎无法穿透。她倾了倾脑袋,冷蓝色的眼睛无声地评估着他,让他忍不住吞咽一口,向树林的方向望去。Emma微微一笑,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他们都知道如果Charles拔腿向树林冲过去的话,他是绝无可能逃脱的。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Charles?”她漫不经心地问,就好像他们是在商场里相遇。


他抬手抹去额头的血迹,遏制着颤抖坐起身子。他没有站起来。这是除了Erik以外第一个没有立刻袭击他的alpha,他不想威胁到这份礼貌。


“药物,”他说,然后解释似的说,“Cain.”


“啊,是,我们的Cain,”Emma说,“亲爱的,告诉我,是你杀了他吗?”


“是的,”撒谎开始变得容易。Emma笑意加深,她欣赏着那染血的箭头和Mortimer的伤口,似乎并没有起疑心。


“那么,谢谢,”她说,“省了我的麻烦。”


Charles点点头,不知道这种诡异的和平能维持多久。“你的另一个盟友呢?”他问,“Shaw,是吧?”


“噢,他正在追踪一个第5区的,”Emma说,她的话被一声礼炮打断,“听上去已经找到了她。”


“那就只剩下你和Shaw了,”Charles说,知道Emma关于Shaw留下来的想法是对的。Charles还没幸运到Shaw会就此死去。


“这里面还有一个12区的,”Emma提醒他,显然有着自己的计数。他估计她可以列出所有人的名字和评级,虽然她不屑于那么做。“但他不像是会出现的样子,不是吗?”


Charles摇了摇头,“他的血都流光了,”他说,“在第7区的一个射中他的腿以后他才设法把对方杀掉。”


“我没听到礼炮声,甜心,”Emma说,“昨晚的天空上也没有他。”


Charles耸肩,努力摆出一副冷漠的表情。“好吧,也许他还在死撑着,但也不会太久了。我猜这就是你和Shaw联盟的终结了。”


Emma伸出一只手,作势扶起他。Charles下意识地想拒绝,但他有种感觉Emma不会喜欢他的拒绝的。于是他握住她的手,让她把自己从地上拽起来,直到他摇摇晃晃地站在她面前。


“你会沾上血迹的,”Charles紧张地说。


Emma大笑起来,猛地松开手,Charles不得不向后靠在补给堆上寻求平衡。


“跑吧,甜心,就这一次,”她告诉他,语气可以称得上友善,“看在你妹妹的份上。”


Charles难以置信地回看着她。他几乎忘记了他们的交情。Raven总是决意要让他远离区里任何一个alpha,她和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从不许他同行。


尽管震惊,他也不需要对方再说以次。他侧着身子慢慢离开,把箭筒重新背到后背,努力隐藏着脚步的颤抖。他感激Emma没有把它们拿走;不过他也确信她更喜欢用刀子。


他知道这游戏不可能让他们俩都拥有美好结局。如果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她就不得不死去;但如果他无以回报她的善意,至少他得说点什么。


而Emma那边,看着Charles没有立刻逃走,她露出一点愉悦的神色。她挑眉对上Charles的眼睛,“你知道你不能相信Shaw,对吧?”他说。


“宝贝儿(Baby doll),我不相信任何人,”Emma说,“现在我建议你跑起来,因为Shaw赶来的时候如果你还在,事情就会变得有些复杂。”


Charles点头,弯腰拿起那罐药。Emma没有阻止他。“谢谢你,”他说,快步向树丛撤去,眼睛观察着前方的情况。


“不客气,但是Charles?”她说,他回头,“很快我会再来接你。”


Emma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大概是奔向Shaw,而Charles以他最快的速度向树林里跑去。没一会儿Mortimer的礼炮响起,Charles依然在树林的小径里穿梭,但是他的腿仿佛有千斤重,他的视线也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他不能休息,所以他继续坚持着,只在湖边略微停留。他蹲下喝水,然后把自己完全沉没进去,让水流带走浑身的血迹。爬上岸以后,等待他的又是长长的跋涉。他快到Erik身边的时候另一声礼炮响起,遥远而飘渺—他不知道应该期望是谁。


他不希望Emma死去,但是如果只剩下她和Erik,他也不能亲手杀死她。如果Emma和Raven关系好到她愿意让他未被标记地离去,Raven是永远不会原谅他们杀死Emma的。


但他也不能让Erik死去。救他的想法是唯一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


他终于抵达山洞的时候,时间已过了正午。太阳一路炙烤着,让他的衣服干得差不多了。最后的几步,他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跪倒在依旧昏睡的Erik身边。


他撑起身子,解开对方腿上的临时绷带,把药膏小心地抹在伤口和周围,然后重新系紧了它。


他松开手,一瞬间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眼前一黑倒在Erik身旁的空地上。


 


*****


 


Charles醒来时感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温暖。他伸手在额前摸索,指尖碰到一块临时绷带的时候皱起了眉。他身下垫着唯一的那个睡袋,身后靠着什么柔软而温暖的东西。


这时一只手环过他,抓着他的手腕从额前离开。“你醒了?”Erik生硬地说。


Charles轻轻点了头,垂下眼睛看见Erik的另一只手正搂在他的腰间。噢,他所依靠的那片坚实的温暖来源于Erik。“发生了什么?”Charles开口才发现他的嗓音喑哑而干裂。


Erik拿过来水壶给他,而Charles犹豫着。“Erik—”


 “我刷了它重新灌的水,”Erik冷淡地告诉他,“别担心,我没打算给你下药。”


Charles接过水壶,感激地大口吞咽。他多么想继续倚在Erik身上闭上眼睛,但是设计者们不会让他们休息很久的。从漏进洞穴的几缕微弱光线来看,他已经睡掉了几乎一整天的时间。他强迫自己离开Erik的怀抱,卷起地上的睡袋,在他想站起身的时候Erik抓住了他的胳膊。


从这个角度,Charles终于能抬起头好好看一眼Erik。而Erik也正眯起眼睛怒视着他,嘴唇抿成一条线。


“我拿到了药,”Charles说,试图阻止一场争执,但Erik神色不改。他伸手想要检查Erik腿上的绷带时对方抓紧了他的胳膊,让他的手悬在他们之间。


“你的腿怎么样了?”


“别管我的腿,”Erik厉声说,“你有没有想过醒来时看见你闭着眼躺在那儿是什么感觉?你的头发里到处是凝结的血块,你的血流了半张脸,我还以为你死了。”


Charles这才意识到他头上的伤有多么严重,他从Erik的胳膊中挣脱出来,再一次摸上前额。他把手指伸进绷带里面,发现伤口几乎已经难以察觉—他的皮肤上只有一条细浅的痕迹。“你用了一些药在我身上,”Charles指责道,“Erik,这些药远远不够,你必须—”


“别告诉我我必须干什么,Charles,”Erik打断他,扶着一块岩石站起身来。他向洞口走去,脚步依然一瘸一拐,但比起之前明显已经好多了。


Charles半跪在地上,惊讶地发现大腿和跨上也终于消肿了。从裤子的裂缝中,他看到那些青紫色的伤已经退为浅蓝,他撅起嘴,“你是不是就没再往你的腿上抹过一点?”他问道,“只剩下一个贡品了,我们很快就会和他正面遭遇,你不能—”


“我需要你保证你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Erik严肃地说,低头看着Charles。


Charles绷起身子,转开眼。“我以为我们说好不再给我下指令了?”他生气地说。


“我不是以一个alpha的身份在问你!”Erik叫起来,“为了去做随便什么你想做的事儿给我下药不是一种平等的关系,Charles!你在对我做你害怕我会对你做的事!剥夺我该死的选择权利!”


“用那条腿你走不出十步,”Charles说,声音不大但很坚决,“你没有选择,我也是。我不是那个剥夺你权利的人。”


Erik在他身前半跪下来,因为伤口的撕扯皱起眉。但他依然轻轻地握住Charles的手,让他稍稍前倾。“我们是搭档,记得吗?”他说,“这是双向的关系。现在我们要一起努力,行吗?”“我有一个你没有的优势,”Charles坚持着。


“他们不能杀了我。”


“你不应该被杀死不代表你不会被杀,”Erik说,一只手小心地拢过Charles的头发,视线怜惜地停在那正在愈合的伤口上,“况且你似乎很乐于尝试。”


“你还说我呢*,”Charles抱怨道。


“Charles,拜托,向我保证,”Erik说,向前倾身让他们的前额贴在一起,声音里透出的恐惧和疲倦让Charles心碎。


他就这么依靠着Erik,双手环住alpha的脖子。


“Erik,我—”


Charles的声音被什么涌过来的冷湿的东西生生打断,他不情愿地撤回身子低头看。水流正以危险的速度从洞口灌进来,几分钟前还晴朗的天空突然风雨大作。


“是洪水,”Erik急迫地说,撑着地让自己和Charles站起身子。“我们得赶快离开这儿。”


TBC


 


 


译注:以防有人不熟悉饥饿游戏,竞技场内的天气、动物、植物都可以由设计者实时调控,这里突然的洪水也是其中之一。还有就是礼炮表示贡品的死亡。


*You're one to talk:你还说我呢,大概就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的意思。


 


 


我发现了老万就是来卖苏的..


以及,上一更猜出Emma的小伙伴,你们有成为写手的天赋ww



评论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