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其他cp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23)

estalydia:

【1】——【22】【23】【24】


————————————


尽管忙到爆炸,也要熬夜码一章更新,祝盾盾生日快乐,看我多爱你~


————————————


 


-23-


 


想推测巴基•巴恩斯的行踪并不难,好莱坞从来没有真正的秘密和真正的隐私权。难点在于如何避人耳目,在巴基绝对不会配合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们必须好好谈一谈,然后他就会说服他的,斯蒂夫想,他必须说服他,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这一切计划当然也可以等到三月开始的宣传期再进行,他们合作的那部续集电影即将在五月初上映。那时候就算巴基再躲躲藏藏,日日相见也总会有机会,但如今的分分秒秒都是不折不扣的煎熬,斯蒂夫实在无法继续等下去了。


 


他是个一旦下定决心就会排除万难去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也许也唯有这样的人,最后才会获得命运的青睐。在冥思苦想一整天,翻烂了接下来一个月的行程安排后,斯蒂夫•罗格斯拨通了导演菲尔•科尔森的电话。


“嗨,斯蒂夫,竟然是你,”接到电话的科尔森显然很惊讶,“我听说你病了。”的确,自从奥斯卡提名午宴之后,他一直都称病在家休养,斯科特替他推掉了几乎所有的公关活动。


“听我说,菲尔,”斯蒂夫开门见山,此刻他既没有心情也没有闲工夫去聊天,“下周菲拉格慕的慈善派对给你发邀请函了是吗?我记得他们赞助过你的电视剧。”


整个颁奖季里,好莱坞充斥着这样形形色色的派对与酒会,这是一个会持续两三个月的狂欢节。明星们乐得多些曝光机会,众多奢饰品品牌以及权威娱乐媒体也想趁机吸引人气、显显格调。


“是啊,”菲尔•科尔森显然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不过我还没决定去不去。”


斯蒂夫咽了口吐沫,很清楚自己在说出一个不该说的秘密,但他别无选择:“求你件事,菲尔,你能去参加吗?再给巴基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会带他一起去,想和他谈谈接下来宣传期的事,为了电影他什么都会答应。”


“噢,斯蒂夫……”电话那边菲尔•科尔森的语气立刻改变了,毕竟,在这个圈子里谁都不是傻子,何况科尔森曾与两人共事过那么久。


“求你了,菲尔!什么都别问。”


“……好吧好吧,”沉吟片刻,菲尔•科尔森回答,“斯蒂夫,告诉我你认真考虑过了,绝不是一时冲动,我就帮你这个忙。”


“我当然认真考虑过了!”斯蒂夫断然道,“我欠你一个情,菲尔,我会记得的,非常感谢……对了,假如巴基问你我会不会去,告诉他第二天就是金球奖颁奖典礼,而我得到了提名。”


——没有人会在这种重要日子的前一晚还去派对熬夜。


“斯蒂夫……”科尔森的语气中明显掺杂了更多的叹息、甚至怜悯。


“谢谢你,菲尔,非常感谢。”斯蒂夫诚恳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今年菲拉格慕的慈善派对没有选在豪华酒店的宴会厅举行,而是包下了世纪城附近的一家高端酒吧,环境较为私密——这也是斯蒂夫选择这个机会的原因之一。那天直到下午,斯蒂夫才告诉萨姆他要出门,萨姆疑惑地再看一遍日程表,抬起头正对上斯蒂夫倔强的眼神,那一刻他什么都懂了。


“我记得斯科特拒绝他们了,因为明天要忙一整天,”萨姆努力尽自己的义务规劝道,“斯蒂夫,说实话这是今年你唯一有可能上台的奖项,毕竟他们有两个最佳男主角要颁。而且金球最看人气,他们喜欢你”


“我会在午夜之前回来,什么都不会耽搁,”斯蒂夫回答,“何况我的希望并不大,今年对手太强了,我们都清楚。”


“斯科特早就把邀请函退回去了……”萨姆双手抱胸,满脸写着不赞同。


“我的脸就是邀请函。”斯蒂夫平静回答。


“你甚至连衣服都没订。”


“随便穿件西装就行,我会在中途进场,在主要环节结束之后,那时候媒体的人大部分都走掉了。”


“所以你早就计划好了是吧?”萨姆问,“你不会连在现场给你打掩护的人都找好了吧?”


斯蒂夫抿着嘴唇不回答,显然已经没有了回答的必要。


萨姆长长叹口气,最终点点头:“好吧,那一小时之后我们出发,你快去换衣服。”


这下反而是斯蒂夫吃了一惊,他原先已做好了和萨姆再度爆发争吵的心理准备。


“反正就算我说‘不’,你也不会改变主意的,是不是?”萨姆无奈说道,“总得有人站在你这边的。”


斯蒂夫嘴唇微颤,只觉眼眶一阵发热。


“听我说,伙计,”萨姆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行不行?无论今晚结果如何,你都尽了全力,然后我们就让这件事过去吧。”


“谢谢,萨姆,谢谢,”斯蒂夫回答,“今晚会一切顺利,必定如此。”


 


也许斯蒂夫•罗格斯当真拥有某种强运,的确一切顺利,那天晚上九点两人到达了派对现场。斯蒂夫尽力打发掉凑上来打招呼的主办方、零星熟人以及假装和他很熟的其他那些家伙,走到菲尔•科尔森身边。


“嗨,斯蒂夫,好久不见,”菲尔和他拥抱,随即压低声音通报,“他还在,刚才我还在那边看见他了,你去后面找找。”


“谢谢,菲尔,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谢你。”


科尔森拍了拍他的肩:“祝你好运。”他说。


 


五分钟斯蒂夫•罗格斯找到了巴基•巴恩斯,他觉得自己简直没用透了,只是远远瞧见他就会心跳加速。


巴基正站在连接主会场的走廊尽头,靠近安全门的位置,就在一盏应急灯下面,和某个斯蒂夫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在一起。怀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心态,斯蒂夫并没有立刻走上前,而是在转角的阴影处停下了脚步。会场中传来悠扬舒缓的乐声,但斯蒂夫的心绪却越来越烦乱,站在他的位置虽然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但不难看出,那个陌生男人和巴基之间有某种显而易见的紧密关系,他的深色头发与浅褐皮肤看起来是如此令人不舒服。


一股难以压抑的怒火从内心深处腾起,斯蒂夫无法接受这个,无法接受当自己深陷于过往的感情中无法自拔,几乎没有办法正常生活的时候,巴基已经开始往前走了——何况他甚至觉得,也许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往前走了。这一切简直可憎!


那陌生男人将安全门推开一条缝隙,从口袋中摸到烟盒,取出根香烟叼在唇间,然后开始翻找打火机。巴基很自然地将手伸进他的右边口袋里,掏出来之时已有个银色的小物件在他苍白的指间闪着光,那人叼着烟冲巴基笑笑,将头凑近,让巴基替他点燃。


斯蒂夫再也看不下去了。


 


他铁青着脸大步走过去,心里很明白自己的样子肯定差劲极了,绝对像是个抓住老婆正在偷情的无能丈夫——但他就是忍不住。巴基并不是他的伴侣,他甚至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算不算已经结束,因为他们的交往与分手似乎都和正常的情况不尽相同。这一切斯蒂夫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内心刺痛。


巴基终于发现了他,脸上写满震惊,令斯蒂夫莫名感到一阵残酷的快意。


而那个男人也发现了他,他应该认得他,有时候斯蒂夫觉得整个好莱坞的人都认得自己。但是他的反应和整个好莱坞的人都不一样,既没有谄媚,也没有敬畏,有的只是……略带好笑的调侃目光,那目光闪闪烁烁,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听着,离巴基远点!”斯蒂夫毫不客气命令。他才不管自己表现得多么不像话——他就是要不像话,那又怎么样?


谁料,那人竟咧开嘴笑起来,露出满口鳄鱼般的牙:“该离他远点的人是你吧?”他怼回去。


一瞬间斯蒂夫怒不可遏,他紧紧攥着拳头,脑海里最后一丝理智在抵死挣扎,提醒自己绝对不会想要出现在明天早上八卦小报的头版头条。


幸好巴基在爆发前的最后一秒钟拽住了他,他冲上前紧紧抓住他的手腕,同时回头向那男人道:“布洛克,你先回去,这事儿我来处理。”


那男人不怀好意地笑笑,他将香烟掐灭,从安全门的缝隙间丢了出去,然后伸手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皮夹——那竟然是巴基的皮夹!他在斯蒂夫灼灼犹如实质的目光下慢条斯理打开,从里面抽出一张房卡,又合上,递还给巴基。“那你自己拿好,我先回酒店等你。”说完转身离去。


一顶巨大的蘑菇云在斯蒂夫的脑海中腾空而起,这下他是真的爆炸了!


 


他的理智彻底罢了工,几乎粗暴地攥住巴基的胳膊,不由分说拖着他向前走。走廊两侧都是给今晚的客人们预备的休息室,斯蒂夫推开一扇门,里面满满都是酸臭的大麻烟雾,他关上,推开另一扇,里面有好几个脱到半裸的人体正忘情地交缠在一起……他忽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一年多之前,他记得自己曾和巴基聊过派对的什么地方最危险,斯蒂夫忽然心痛几如刀割。


走廊旁的最后一间休息室也不是空的,有一男一女已经先一步占据了此地。女的从身材看应当是菲拉格慕旗下的超模,今天的酒会中有许多这样的模特,男女都有,而另外一人碰巧是斯蒂夫认识的。


“出去!”他完全是在咆哮。


那男人吓得一哆嗦,回头看到他们,脸上立刻恢复了嬉皮笑脸。“嗨,怎么着,罗格斯,憋不住了?”他的目光刮过斯蒂夫身后巴基刻意扭转的侧颜,落在两人连在一起的手臂上,瞳孔中蓦然爆发出了然的喜悦。


“快点!”斯蒂夫的耐心早已告罄。


那男人眼中闪出怨毒神色,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好啊,那就让给你好了……妞儿要不要一并让给你?”


正在手忙脚乱拉扯衣服的超模闻言抬起头来,开始对斯蒂夫目送秋波,她显然跃跃欲试。


“滚!”斯蒂夫吼道。


一分钟之后世界终于清静下来,斯蒂夫•罗格斯大力摔上房门。


 


巴基背靠墙壁,活动着被他抓疼的手腕,低声开了口:“你这样会有麻烦的,斯蒂夫……”


“不会!”斯蒂夫不耐烦打断了他,整个人像是只被困于斗室之中团团乱转的猛兽,“他也是斯塔克的客户,我认得他,他只要长了脑子就该懂得闭嘴。”


而那个超模,在没有其他旁证的情况下,她的话连小报记者都不会采信。


“唉……”巴基叹息一声,别过头去。


 


两人静默了好几分钟,一时之间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斯蒂夫满心酸楚,他分明准备了那么多说辞,但此时此刻却一句话都用不上了。


最终,他还是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那家伙是谁?”


他的口气一定很糟糕,因为巴基立刻就炸了毛:“不是你想的那样,别胡思乱想了斯蒂夫……”


“那你告诉我究竟什么样!”斯蒂夫不依不饶控诉,“你们住在一起!你们睡过了吗?”


巴基无疑也生气了:“我他妈的和谁上床与你无关,斯蒂夫•罗格斯!”


“当然与我有关,我是你男朋友!我从来就没同意过和你分手!”


“我早就告诉过你,只有离婚才需要两个人都同意,分手一个人就能说了算。”


“那我们明天就去结婚。”


“你他妈真是……”巴基瞪大双眼,气到说不出话来。


“不管他是谁,跟他分手,立刻!”斯蒂夫蛮不讲理,“你最擅长和人分手了,不是吗?”


——巴基的过去、巴基的那些照片、斯塔克说过的话还有那个男人讽刺的眼神,都像是烈火一样烧着他的心。巴基要和他分手,他要失去他了。


“你他妈……简直混蛋!你别发疯了行不行?”


“我发疯也是你逼的,现在就打电话和他分手!”


巴基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显然,他气坏了:“布洛克•朗姆洛是我的经纪人,我们一起飞过来的,我们认识十五年了!滚你妈个蛋罗格斯!你会和托尼•斯塔克上床吗?”


 


听到这个解释,斯蒂夫就像只戳爆了的气球一样瞬间萎下去,他们都是圈内人,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说真有一种组合最不适合发展出情侣关系的话,那无疑就是演员与经纪人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太过紧密,又需要绝对的专业精神,稍有风吹草动都会伤筋动骨。其实在到来之前,斯蒂夫•罗格斯想象过很多可能性,他甚至针对不同情况分别准备了好几种预案——他是个本性十分稳重的人,一向不打无准备之仗。但却并没有任何一种预案像现实这么糟糕,简直糟到无以复加。



评论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