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其他cp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一篇有病的ABO《这不是正联》

久不愈:

ABO有雷生子情节,乱炖,毫无节操,天雷狗血。不要看。


ABO有雷生子情节,乱炖,毫无节操,天雷狗血。不要看。


ABO有雷生子情节,乱炖,毫无节操,天雷狗血。不要看。


 


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点开后被雷概不负责。


 


 


 


 


01


我叫克拉克是一个Omega,成功装B多年,没有暴露。


别问我发情期怎么解决,天呐噜!我虽然是个Omega但我是个氪星人啊,和地球人目前有着我虽然可以解决但是目前还没解决的生殖隔离(主要是没空)。况且我们氪星人以前就不兴自己生育这套,别跟我说母性这套,我虽然是个Omega,但也是个有JB的男人好吗?


所以,我是没有发情期的。就算有,我也没有发情过。性生活我能勃起全是我自己的努力,跟信息素毛关系都没有。


02


七岁的时候我就深深迷恋我们镇最漂亮的Omega拉娜,保持B的假象仍然能成功上垒不知道气死了多少Alpha,呃……怎么了?谁告诉你们O之间就没有性生活的?天呐噜你们能接受我是一个拥有诸多超能力的外星人都不能接受我是一个有性生活的同O恋吗?这个世界怎么了?


但这其实不重要…莱克斯因为是个Alpha还挖了我的墙角…不,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地球的Omega对我有着很大吸引力的同时,Alpha真的很讨厌,这跟我被Alpha们挖了几次墙角的经历毫无关系。


03


生活中也有人取笑我作为Beta寡淡无味,我对此通常不屑一顾,在佐德事件中我发现本来想要杀死我的对象在闻过我的气味后都狗一样的冲过来想来QJ我,但这没有用。这帮Alpha们在决斗过后我不费吹灰之力的把胜者按在地上打的他叫爸爸。地球人根本闻不到我的信息素,而我说了我不喜欢Alpha。


有种来咬我啊?


04


我叫布鲁斯众所周知是一个Alpha,但我并没有因为我是Alpha而感到快乐,因为每天我都要往我身上喷五公斤的信息素以确保我Alpha权威不受冒犯,呃…似乎发展有些不对…还是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布鲁斯,是一个Omega。


我并没有因为我Omega的身份而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我装A的很成功。不要问我发情期怎么解决,我是一个聪明的有钱人,抑制剂这种设定我能不知道吗?就算不知道我能不去自己研发吗?再不济我也能去变个性。但我不怎么喜欢Alpha,还没我自己喷的信息素好闻,同样我也不喜欢Omega还没我自己好闻


05


有钱能解决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问题,我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


06


我是克拉克,喜欢办公室恋情。再一次的被Alpha挖了墙角后,我从没这么苦大仇深自己穷的买不起信息素给装A过。


为了走出失恋的痛苦我选择听从同事蝙蝠侠的建议换一个地方来发展新恋情,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看了看坐在我对面和我一起值班的蝙蝠侠。唔……B是Alpha我也喜欢,我说了我喜欢办公室恋情,而且我们分手的话,分手费也够我买一辈子Alpha信息素了……


07


和布鲁斯开始后,我们进展的很快,快到什么程度呢…就算我的信息素地球人闻不到我们也可能随时随地的交配这一步了。从这点思考其实挺好的,这显得我们很文明,和那些Omega一发情十里八乡的Alpha都冲过来想当QJ犯这点完全不一样。相信我,就算是超人也不愿意总是解决这种问题。


我们相当有情调的约会拥抱调情接吻,最后我和布鲁斯躺在床上,我准备闭上双眼等待那一刻的降临,然后我看到了布鲁斯同样的动作,当然……他也注意到我了,然后我们相视一笑握了握手躺下睡了。


08


我叫克拉克,现在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同O恋。


09


经过种种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部分后,我和布鲁斯相处的十分和谐。我随后沉重的发现,性别歧视并没有因为我们是一对同O恋而得到解决,我们仍然会因为一些问题有所争吵


“你知道就算我是个Omega我也有能力打的Alpha跪下来叫爸爸吧?不管对方有没有超能力。”布鲁斯沉静地看着我。


“我跟那些妖艳贱货Alpha根本不一样,你不用打我都可以让我叫爸爸。”我激烈地表达了我吃醋的占有欲,布鲁斯很吃惊,罗宾的氪石枪也放下了


10


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只要有人肯稍微退让一些。


11


我至今还是有很好奇的问题,比如罗宾到底是怎么出生的,但直接问布鲁斯孩子是不是他生的这实在太尴尬了,我选择了相对委婉的问法。


“布鲁斯,达米安的母亲是你吗?”


“从生理角度上来说确实是我。”


我十分震惊,但也很高兴,毕竟我身上肩负着繁衍氪星种族的重任。现在看来布鲁斯比起我更适合做一个好母亲。


布鲁斯马上就看穿了我,随即用Look at this silly face的表情继续说着“别告诉我因为你是自然生产,我就会沿用这个陋习来制造一个孩子。我知道你有这种技术,而我也有。”


“不,我只是希望孩子生下来后叫我爸爸。”我机智地回答道。


12


我的确是想要个孩子了,而不用自己生真是太好了。


不过按布鲁斯的理论来说,孩子从生理角度来说,我就是他的母亲。


不管他是不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


13


高兴的太早总是会出事的,我在准备向世界宣布我的伴侣的前一天我就被绑架了,老对头莱克斯下的手。


我本以为这又是他的一次统治世界的反派计划,但我很快就发现这对我来说比他想统治世界可怕多了。


“我很早以前就有一个设想,你并不是一个Beta。”


听到这里我心一沉,在氪石的影响下我不再是钢铁之躯,我也会担心被标记的问题。虽然地球人的信息素是否会在标记我后对我造成影响还不可知,但莱克斯的信息素我并不喜欢,他居然是黑椒牛排味儿的!


“氪星人的信息素地球人无法感知一直是我在思考的问题,现在我已经可以证明你并不是一个Beta了。”


“别开玩笑了,我不会……”被你标记的,我即将大喊出来的同时听到莱克斯用确之凿凿地语气说“你是一个Alpha。”


14


“?”


15


“我想要你标记我。”


我快忍不住放声大笑了,但此刻我已经有了布鲁斯,我刻薄地拒绝了他“我不喜欢黑椒牛排。”


“那是人工合成的信息素,并不是我本身的味道。”


我猜这世界上并不止布鲁斯买得起Alpha信息素,而同时绝对不会承认我在闻到苹果派的味道后剧烈的动摇了的事情。


16


我还是严肃的拒绝了莱克斯,表达了我不会标记他的,很快我的伙伴们就赶到将我救了出来,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


“为什么是黑椒牛排?”


“……当时选的时候有点饿。”


在场人都对此不屑一顾觉得他撒谎,只有我在苹果派味道的影响下强烈地产生饥渴地各种联想。


17


在很小的时候,我有过联想,如果我是个Alpha一定要标记点什么的话,我想标记一个苹果派。


18


插一个以前的事儿,我比较好奇,比起我是对地球人的信息素无动于衷。那些对自己喷洒异性信息素的A和O难道不会受影响发情吗?


我也这样问过布鲁斯,布鲁斯耸了耸肩表示他已经被标记了,我一瞬间无法按捺因为我可能随时被绿的愤怒,万幸我忍住了,我只想知道那个人是谁然后劝告他将腺体割掉就可以了,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


“对象是谁?”我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我自己。”布鲁斯得意地冲我昂了昂下巴,我马上就明白了他身上那些Alpha信息素同时有着他自己作为Omega的味道的原因,他用自己的信息素合成了Alpha信息素然后标记了自己。


最终在我良久的沉默中布鲁斯不耐烦的讲道“你能接受你是一个外星同O恋,不能接受我自慰的现实?”


能的,什么都能。我麻木地点着头。


19


鉴于莱克斯行为并不严重,我们只打算带他在瞭望塔简单的审问一番。借此我问出了当年我们闹的不可开交的一个问题,就是他作为一个Omega,为什么要去撩我的妹!


我也确实这么问了,莱克斯奇怪的问我“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被甩只是因为你不是Alpha吧?”


“难道不是吗?”我怒不可遏。


他近乎怜悯地看了我一眼,我觉得我更生气了。


20


“行行好,谁来打打他。”我克制地讲道。


巴里闪电一样冲过来对着莱克斯的光头来了一下,清脆的声音让我惊呆了,他很快意识到我并不是真的想让人打莱克斯,然后他愧疚地在莱克斯的光头上摸了摸。


真是够了,我都没摸过。


21


他在我把热视力打开前收回了手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我沉默地扫视了一圈我的同事们,在发现很多人都看着莱克斯的光头露出了或多或少的失望表情归位。


然后我抓住了戴安娜往莱克斯脑袋上伸的手,用眼神表达了“?”


“真可怜,都打红了。”公主解释着。


“是吗?我摸摸看好了。”我愧疚地向莱克斯伸出了手。


22


“行行好,谁能把我送回去。”莱克斯麻木地讲道。


23


布鲁斯把莱克斯强制遣返后表示我们需要谈谈,我还在生气就想之后再说,挥手用力过大打断了他手上的一个腕带,然后一股信息素喷涌而出……


这得是2公斤的喷洒量吧???


正联迅速一片鬼哭狼嚎,通常我们出任务都会佩戴信息素过滤装置以确保荷尔蒙不会影响我们的行为,但瞭望塔的时候大家都很放松……


24


站得最近的巴里首当其中的躺下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哈尔从远处扑上来想要制止但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我猜,联盟里并不止我一个同O恋。”


“是的,还有我。”


我都要气的讲不出话了,再次打开布鲁斯伸过来安慰我的手,另一股信息素喷涌而出……


“你带了4公斤的信息素???”


“5公斤。”布鲁斯凉凉地纠正道。


25


这应该是联盟自建立而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还有理智的beta根本按不住自己的恋人,他们除了打起来似乎做不了什么了,而我护着身后的布鲁斯去找抑制剂和五六个Omega对打而感到心力交瘁,更令我心累的还是布鲁斯走进电梯里最后的一个表情了。


我猜……不,我不猜。这帮人给我搞事儿的本性就是这样,不论他们是什么性别。


戴安娜本来一直愣在原地,看起来像是个还有理智的Omega,在接收到我的求救讯号后她回过神来马上用真言套索把我轮在地上。


26


布鲁斯回来的很及时,在大量抑制剂的喷洒下,大家很快都恢复了正常,但我也发现,联盟中很多人的性别都有所隐瞒,哈尔和巴里我本以为他们是一对同A恋的。


我强制大家必须立刻重新提交关于自己的性别报告,真实的性别


27


看着手里的报告我的手有点抖,万万没想到,除了戴安娜我竟然不知道任何一个人的性别。而报告即将翻到最后。我发现正义联盟目前居然没有一个Alpha,这令我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有些后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不受信息素影响,超能失控会引导自我毁灭是前车之鉴。


“难道我们联盟里就没一个正经Alpha能控制现场吗?”我质问。


“如果只是需要一个Alpha的话,我是。”戴安娜举起了手。


“………不是那种需要控制现场的时候把控制现场的人轮在地上添乱的Alpha。”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布鲁斯心情同样沉重。


“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成为你们所有人孩子的爸爸?”公主天真的猜测着。


28


“散会。”我绝望地说。


我发现有很多人从蠢蠢欲动的表情变的失望,但这一点我希望我没发现。


29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情都很低落,直到布鲁斯跟我说不是还有海王的性别还没问吗?


不愧是我选择的恋人,完全清楚如何让我好起来。


虽然海王没说过,但我猜应该是个Alpha。


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想要一个Alpha,真是想不到我居然也会有这天。


30


“哦,我的性别啊?也没什么特别的,大概跟你们有点不一样。”


“相信我,我已经经历了很多了。”我诚恳而迫切地像在海王这里寻求我想知道的答案。


“大概根据需求有所改变的,我们海里有种鱼在缺乏Alpha的时期会变成Omega,在缺乏Omega的时期会变成Alpha。我大概也是这样,虽然没有需求的期间会变成Beta,现在的话,我是个Alpha。”


布鲁斯拼命按住了我继续冲着屏幕挥拳头的胳膊大喊着“冷静点,你已经经历很多了,至少你猜对了他是个Alpha,至少现在是的。”


“不!你根本不明白。他一个人就能肩负起整个亚特兰蒂斯繁衍的重任!”我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这次真的完了,没然后了。


结果真的变成文了……


 


图源来自无意间下的表情包,侵删(……)




结果真的有后续,预告


http://captain-echo.lofter.com/post/1cb4f23a_d18197d




以后瞎BB脑洞不再打TAG,总觉得要是没写岂不是略尴尬??


然后打算写一篇正经的BSB,我会尽量的不搞笑(……)


最后,关于攻受……我没有写攻受倾向,就别问攻受了。笔者炕戏无能也脑不出来。所以你认为是超蝙他就是超蝙,认为是蝙超就是蝙超,这是完全无所谓的。我觉得只要这一对在一块我就很喜欢很满足了……



评论

热度(276)

  1. 涛动~鹰飞久不愈 转载了此文字
  2. 缄默者久不愈 转载了此文字
    我操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