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动~鹰飞

自萌盾中心/超蝙超/其他cp等各种,如果喜欢请务必到原po下给大大评论哟

【不义联盟】共生 (号外!我把官方ooc给ooc了!)

我是迪基鸟最紧的绿鳞小短裤:

我决定不捅刀子了。没别的,因为我终于等到了女神的电影,我开心。(ps之前写过一个独活,这次开一个共生的脑洞,算是遥相呼应???)


【不义联盟同人】【超人结局设定】【我会让不义甜起来的】【但是我不会开车】【作者精分,文风中途急转弯】


超人抓过蝙蝠侠皮肤溃烂的手臂,把注射器扎入血管中。


蝙蝠侠突然睁开了眼,狠狠地抽了一口气。


超人松了一口气,至少他真的活过来了。


"你……你做了什么?"他还有些虚弱,不过他正在恢复,超人感受得到。


"给了你能让你活下去的东西。"


"你知道我并不会感恩什么。"看样子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也没指望你会感谢我所做的一切。"


蝙蝠侠瞪了他一眼,环视着周围,房间摆设像极了他以前的屋子,但是有很多细节不对劲,他可以看出来。


"我在哪儿?"


"很明显,地球。"


"我死了吗?"


"重要的是你活过来了。"


"你到底给我注射了什么?"担心被药物控制吗?


"等你好起来自己去查。"


说完后超人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布鲁斯看了看自己的皮肤,溃烂处正在飞速愈合,以前的伤疤也都正在消失。


他从床上坐起来,走到窗边,拉开厚厚的帘子,看向窗外。


他在韦恩庄园。


屋子里面的布置确实有很多细节不对劲,但是外面并没有。


他无数次站在相同的地方向外看。


"你不用想逃出去了,因为最终是我们赢了。"戴安娜走了进来。


"这场战争没有赢家,戴安娜。"他转过身,面对着戴安娜。


窗外的阳光很明媚。


"只有输的人才会这么想。"戴安娜双手抱胸看着他,"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要费力把你救活,从一开始你就一直在制造麻烦,布鲁斯。"


"如果是以前的克拉克,他会救我是因为我们是朋友,但他现在只是一个独裁者,你有一半的功劳,戴安娜。"虽然布鲁斯只穿着睡袍,但他仍然是蝙蝠侠,无论有没有他的披风和护甲。


"够了!"戴安娜突然冲过来扼住布鲁斯的颈部,抵在墙上,布鲁斯吃力的想掰开戴安娜的手,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效果。


"你只知道反抗他,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与他为敌,你知不知道他为了救活你差点把自己搭进去?!"戴安娜双眼发红,"他知道了氪星人的血液或许可以救你的命,为了能给你制造血清,每天把自己关在红太阳房里面抽他自己的血,在那之前他让我用氪石刀割开他的血管,你不知道他做了多少你想象不到的事情!就为了救你的命!"


"放开他,戴安娜!"超人抓住戴安娜的手腕将她甩开。


布鲁斯终于可以呼吸,狠狠地咳嗽了几声。


"最冷血的是你!布鲁斯韦恩!"戴安娜不甘的吼出,她看了一眼超人,后者始终背对着她。


"最冷血无情的一直都是你。"戴安娜说完之后,离开了韦恩庄园。


——————
窗外阳光正好,布鲁斯坐在床上,半倚着坐在床边的克拉克。冰冷的针头扎入血管,他皱了皱眉,"啊——真疼。"他浮夸的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了布鲁斯,不过如果你不想打针的话,就尝试着不要在寒冬深夜泡在哥谭港口连续泡几个小时。"克拉克用棉花按住了针口,拔出了针头。


"克拉克少爷一定是和布鲁斯少爷认识的时间还不算太长,对他不太了解,这其实是布鲁斯少爷多个奇怪爱好中的小小一个,他最大的爱好是带着迪克少爷每天深夜出去进行各种极限运动,导致迪克少爷身高显著低于同龄人。"阿福端着一堆处方药走进来,毫不留情的呛了蝙蝠侠一通。


布鲁斯早就习惯了阿福的冷嘲热讽,翻了个白眼滑进了被子里,"把窗帘拉上,我要睡觉了,谁也别吵我。"


"逃避是没有用的,您必须把药吃完,还有,不要和迪克少爷离得太近,我更喜欢不会流鼻涕的罗宾鸟。"


克拉克轻轻的笑出了声,笑声越来越缥缈,布鲁斯试着去抓住那笑声,却徒劳无功。


"你醒了?"


布鲁斯睁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人,继续闭上。


"你刚才做梦了,这么开心,梦到什么了?"


"一个梦而已,你要非这么好奇干脆再往我脑袋里插几根管子。"


超人眼神暗了暗,手下有些慌乱。


"好吧,也许有一天你会告诉我。现在该打针了。"


转移话题是懦夫的行径,但是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个。


"如果不打会怎么样?"


"会死,但我不能保证这次还能把你救活。"


"你完全可以对这种血清进行复制,还是说你只是想让我感恩你每天在红太阳光中冒着生命危险让我可以苟延残喘?"


"这血清没办法复制,暂时只能靠我每天取血,新鲜的,或许以后我能想到别的办法。而且要保证它远离氪石,一旦接触了氪石血清就会失去活性。还有,虽然我是从smallville出来的农场小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天真到认为你还会感激我。"


布鲁斯的咄咄逼人终于让超人的伪装有了一丝裂痕,他终于露出了一点情绪。但是布鲁斯不知道这种情绪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救我?在你杀了我之后。"布鲁斯直视着他的眼睛。


那是个意外,我并不想杀了你,我只想改造你,让你可以和我站在同一边。


"不管发生什么你仍然是我的朋友,而且现在我们两个的命绑在一起了,如果你或者你的同党们想要杀我,同时就必然会牺牲你。"


"你该比谁都清楚,我不怕死。"


但是我怕你死。


但是他没有说出来。


超人用棉花按住针口,拔出针头,按了一分钟左右,"你需要多休息。"他给床上的人掖好了被角,转身离开了。


——————


"父亲。"


达米安穿着一身便服,站在门口。


布鲁斯瞟了他一眼没有答应。


"进去吧,达米安。"克拉克在背后轻轻的拍了拍他,达米安不情愿的走进了屋子。


"今天我有些事不能陪着你,达米安到时候会给你注射血清。不要尝试用各种方式拒绝或者逃出去,没有血清你很快就会死。"


布鲁斯没有说话,他把头偏向另一侧,不去看达米安。


而在心里却暗暗盘算着如何利用这个机会。


"你们父子也很久没有谈心了。"超人对布鲁斯说到。


"达米安,好好照顾他。"


布鲁斯等超人离开庄园,转过头看向站在床边一动不动的达米安,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等待长辈的批评一样,低着头,沉默着。


但是布鲁斯心里清楚,达米安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他会沉默完全是因为自己刚刚死而复生。


"谁动了我房间的摆设?"


"是超人。你死了之后他像是发了疯,来到庄园几乎把整个宅子都拆了,找到救你的办法之后又自己把这里恢复原样。虽然和阿尔弗雷德的摆设有出入,但是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即使发生了这么多,你还是站在那一边。"


"为什么你不明白?父亲,我们的方式才是有效的方式!"


"从你杀死迪克那天起我就再也不是你的父亲了。"


达米安没有再反驳,尽管不是他直接杀死了迪克,迪克也确实是因他而死。


他看起来想是想说些什么,最终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布鲁斯嘴唇动了动,也许如果他换种方式,情况会截然不同。


但最终他什么也没说,任由达米安走出房间。


布鲁斯掀开被子,他不知道外面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他不知道超人对巴里他们做了什么,即使只有一天他也要出去看看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其实没有抱什么期望。


他已经见过最坏的世界了。


神明背弃了他的子民,变成了暴君。


高楼大厦只剩断壁残垣,钢筋扭曲的支出墙面。


天空一片灰霾,宛若哥谭的夜晚。


他想,不会有更差的场面了。


他打开衣柜,和他以前的衣服同样款式,只是明显是新的。


达米安说超人发了疯似的毁了这个地方,之后又把它恢复原样,布鲁斯猜想以前的衣服肯定无一幸免。


他抓起一身方便运动的衣服换上,打开房间门。


敏锐的直觉和老练的经验让他第一时刻就发现了隐匿在某处企图跟踪他的达米安。


"你也知道没有血清我根本活不了多久,没必要监视我。"


说完之后不管达米安有没有改变想法,径直下了楼梯。


达米安最终跳了下来:"你想去哪儿?我可以带你去外面看看……我可以开车带你到处转转。超人说了你不能太累,父…你会明白的,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开着我的蝙蝠车吗?"


达米安并没有赌气真的开着蝙蝠车出来招摇。


外面确实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了。


秩序明显恢复了,街上人们的脸上又可以看见笑容,倒塌的建筑物重新伫立起来。


一切都像极了最开始。


星球日报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只不过没有了Lois。


"他一直在努力重建城市,我们都是。"


达米安开着车,对副驾驶的布鲁斯说到。


"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会看到的。"


和哪个以前呢?以前?以前的以前?


"正义联盟的那些人都很安全。"达米安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安静的车内显得格外响亮。


"正义联盟早就不存在了。"


"这话出自一个偷偷留着会议圆桌的人口中。"


布鲁斯没有回答。


"我们都需要向前看,谁都会犯错,只要他意识到并且去改正了。父亲,这都是你教给我的。"


布鲁斯看到了前方的雕像,一群人托举着地球的样子。


达米安注意到他盯着雕像看了一会儿。


"回去。"


"我还可以叫直升机,我们可以飞去其他城市,中心城,海滨城……"


"我说了,回 去 。"


达米安只能在前边的路口掉头往回走。


"你太固执了。你才是最需要向前看的那个人!"


布鲁斯打开车门,


"你疯了吗?"达米安话还没说完,他就从车上跳了下去,狠狠地摔在路边。


"父亲!"达米安立刻停下车子赶过去。


布鲁斯已经不见了。


穿梭在小巷之间。


他满脑子只有两个想法:达米安错了;超人让达米安展示一些假象企图欺骗他。


他不想听达米安继续说下去,不想让达米安带他环游不存在的乌托邦,他要自己去看这个世界究竟变成了什么样。


事情超出他的想象。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景象了。


和平安宁,胜过从前的中心城。


"布鲁斯,该回去了。"


找不到布鲁斯的之后,达米安立刻联系了超人。


他急匆匆的从Lois墓碑前离开,并没有像从前那样费力找寻,而是轻易地发现了布鲁斯的踪迹。


布鲁斯没有刻意隐藏自己,否则谁也找不到他。


"其他人都在哪儿?"布鲁斯回头问到。


"在各自的城市。重建需要他们的帮助。"


"绿箭呢?"


"回去了。"


"哈琳呢?"


"在阿卡姆,不过那里已经不一样了。"


"很感激你留了她一命。"


"你死了之后,我想了很多,明白的不明白的,都是过去了。"


他没有说出口,他也说不出口,他不能告诉布鲁斯在他死之后自己都想明白了什么。


有人常说一句话,当时他听了不过觉得粗俗好笑: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


意识到自己永远失去布鲁斯之后,他再次体会到了失去Lois和孩子的痛苦,更强烈,因为以前他还有布鲁斯,他最好的朋友,最默契的拍档,直到后来他连布鲁斯也没有了。


第一次他亲手杀死Lois和孩子,是因为小丑从中作祟;第二次他亲手杀死布鲁斯,和谁都无关。


他像疯了一样想毁掉一切布鲁斯存在过的证据,直到戴安娜递给他一份卢瑟生前的实验报告,实验失败了,但是理论上这种方案可以行得通。


为了救活布鲁斯,他用了各种方法。


他每天都把布鲁斯的冰冷的躯体从床上拖起,让他倚在自己怀里,注射血清。


他并不打算把这些告诉布鲁斯。


迟早有一天他会让布鲁斯知道在自己看来,自己并不想一直只和他做朋友。


"如果你不放心,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


他想像以前一样毫不避讳的各种抱,环腰拉手公主抱,可是现在不行了。


布鲁斯本来放松下来的神经顿时恢复了警备状态,他不知道超人究竟想干什么,总之先戒备起来绝对没错。


超人刚想问问布鲁斯希望自己怎么抱着他飞过去。


金光一闪,一条金色的绳索突然套住了他。


"我看不下去了,告诉布鲁斯你到底想说什么!"


"B…B…no…"超人脸都憋红了"Bru…唔…原谅我布鲁斯!我爱你!"


"拉奥在上!布鲁斯韦恩!我爱你!"


克拉克大概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喊出了这句话。


戴安娜看着这样的克拉克,突然想起了当年史蒂夫也是这样,拼命想闭嘴,到最后大声的重复"我是个间谍!我是个间谍!"


路人早已见惯了大风大浪,起先并没有因为这里站着布鲁斯韦恩和超人而驻足议论,此时却突然沸腾。


克拉克顾不得周围人都在说什么了。


他全力维持的冷酷形象彻底崩塌了。


布鲁斯没有说话,而是眉头紧皱,大脑飞速运转。


但是想的事情是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所以你怎么想?"戴安娜松开了克拉克。


布鲁斯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没有那种想法。克拉克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朋友。"


对比着自己的挣扎,布鲁斯的淡定和坦然让克拉克十分难过。


"你从来没有对克拉克出现过朋友之外的感情吗?"


布鲁斯咬咬牙:"是——"


戴安娜拉紧绳索:"真言套索会强迫你说出真相,即使是你已经忘记的真相!"


"不……"布鲁斯沉默了片刻之后说到,"这种情感会影响任务,而且据我观察那时这种感情不会得到任何回应,这会降低我的效率。所以在它刚刚萌生出来之后我就通过催眠把它除掉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克拉克刚刚亮起来的双眼又暗了下去。


戴安娜拍了拍克拉克的肩:"尽管发生这么多,尽管你从来不会用看Lois和布鲁斯的眼神看我,我还是希望你能幸福。"


"感情不是说消失就能消失的。我希望你可以正视自己的心,布鲁斯。"


戴安娜一跃飞起,"玩儿的开心,男孩儿们!我还要回去处理一些文件。"


待戴安娜飞走之后,布鲁斯回头:"文件?"


"我让她接管了卢瑟的企业。"


"我以为你已经不再独裁了。"


"不是独裁,这个社会还在恢复,需要秩序。我只是提供帮助,而不是干涉。"


"带我去阿卡姆。"


克拉克踌躇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布鲁斯叹了口气,"背过身去。"


他从背后环住克拉克的脖子,"现在,飞!"


【剧情又无脑又牵强,可是我就是想看他们甜甜的】

评论

热度(133)

  1. 涛动~鹰飞节操尽碎的绿鳞小短裤 转载了此文字